一个存放黑历史的地方

脑洞存放地。

 

【全职高手】[新乐]云青青兮欲雨

收录于霸图中心本《排列组合》

很久没更新过lofter了,混个更新。


云青青兮欲雨


百花山下有个小镇,虽说不是十分繁华,但也是往来周遭城镇的必经之路。而且此处依山傍水,春夏两季百花盛开,姹紫嫣红几乎要连成了一片花海,景色十分绮丽,也真真应了百花这个名字。

张佳乐在此地开了一间客栈,名字也偷了个懒,顺手取的百花二字。因着百花镇距离最近的城镇也不过半天路程,故此在这里歇脚的人并不多,张佳乐也乐得每天悠闲。

街对面布庄的秦牧云曾经好奇地问张佳乐说,常人都是盼着自己店里生意红火的,怎么到了他这里反而因为客人少而高兴呢?张佳乐笑了笑,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句“偷得浮生半日闲”,接着又低头捣鼓他酿的那些酒去了,似乎那才是他维持生计的事情一般。这一番动作弄得秦牧云无言以对,便也不再过问。

——由此可见这确实是一个闲散到了一定地步的人,然而这样一个人却遇到了性格严谨的张新杰,不得不说缘分真是个十分奇妙的东西。

那是个夏日的午后,店里没有什么客人,张佳乐正坐在柜台后面拄着头打着瞌睡。夏日里暴雨总是说来就来,方才还是晴空万里,忽然之间天色就暗了下来。天际划过一道闪电,随之而来的是几声闷雷,张佳乐顿时就被吓醒,下巴差点磕到了柜台上。

他一边揉着发麻的手腕一边抬头朝外面望去。大雨已经落了下来,顷刻之间就将青石板路染透了水色。今日恰好没有客人,张佳乐原本还打算出门一趟,可是眼下这一场雨让他愁眉苦脸地打消了这个念头。

而此时的张新杰面对这一场大雨也略有些忧愁,他此番是要进京赶考的,身后背着的书箱自然成为了重点保护对象,连雨打在了自己身上也顾不了了。

在他手里撑着的油纸伞几乎要散架了的时候他终于赶到了百花镇上,雨势越来越大,顾不得多想的他只好先走到就近的屋檐下先避一避。

好巧不巧,这正是百花客栈的门口。

张佳乐站在屋里看着他。其实张新杰刚刚过来的时候张佳乐就看到他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张新杰从雨里走来那一幕稍微有些愣神——

雨水打湿了他的衣襟,有几缕发丝贴在了脸颊两侧,在确定了书箱里的书籍并没有太大损伤之后,他便微微仰着头看着雨幕,眉梢眼角似乎也浸润在了这漫天风雨里,带了一丝清冷的味道。

其实那屋檐下也并不是能很好地避雨。眼看着雨越来越大,张佳乐终于忍不住走过去开口说道:“雨这么大,不如你先进来吧。”

张新杰闻言回头看了过去,眼前年轻干净的脸庞上还带着几分关心。他愣了一下,随后便很快反应过来这应该是这间客栈的主人。只是他看着客栈里干干净净的地板,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湿漉漉的靴子,显然有些犹豫。

“噗……”张佳乐忽然笑出了声,“你这是在担心踩脏了我的地?”

张新杰认真地点了点头。

“哪有人还担心弄脏客栈地板的……”张佳乐小声嘀咕着,然后看向张新杰,“你还是赶快进来吧,外面这么大雨,着凉了就不好了。”

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张新杰便也不再推辞,道过谢之后就随张佳乐进了客栈。他边走边打量着四周,这间客栈虽然不大,但是环境却很是让人舒心,只是作为一间客栈安静得有些让人意外。

“你要不要……去换身衣裳?”张佳乐看了一眼张新杰那已经被雨淋了个透的外袍,然后指了指楼上的房间。

“不会太打扰吗?”张新杰问道。

“反正也没有什么客人。”张佳乐无所谓地笑笑。

等张新杰去换了一身衣裳再下来的时候,张佳乐已经将地板清理了一遍,正坐在桌旁看着话本。

“多谢,在下张新杰,还未请教尊姓大名。”张新杰坐下之后开口向他道谢。

“这可巧了。我也和张公子一个姓,叫我张佳乐就好。”张佳乐放下了手里的话本,边说着边给张新杰倒了一杯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嘴角弯了弯,“说起来……你都不奇怪我这店里没人吗?”

“此处距离周围的城镇皆不远,往来的人虽多,但也正因离城镇不远,所以少有人留宿在此。”张新杰缓慢地说着,温润的声音响在张佳乐的耳畔。

“好厉害,新杰你明明不是本地人却能想到这么多。”张佳乐用手撑着下巴看他。

这个称呼让张新杰有点微微愣神,来不及细想就听得张佳乐继续说道,“所以其实你也只是赶路的途中经过这里的吧?可是这么大的雨,你今天的行程多半是要耽搁了。”

张新杰皱起了眉头。方才他就注意到了外面雨势丝毫不见减小反而越来越大了,原本预计能在日落前到达下一个城镇,可是此时看起来似乎不太现实。

“不如你先住下来明日再走?”张佳乐提议。

虽然并不太想打乱自己的计划,但是遇到天气此种不能人为改变的原因,张新杰倒也不会过多纠结。他的脸上保持着惯常的表情,没有什么担忧的神色,点了点头表示接受了张佳乐的建议。

然而,当第二天张佳乐告诉他因为昨日的暴雨导致了塌方,他暂时只能留在百花镇之后,那一贯严谨的神色似乎也有了一丝裂痕。


“张公子,怎么就你一个人,张佳乐呢?”对街布庄的秦牧云走进了客栈,扬了扬手里的纸张,“上次同城西一个老人打听到的酿酒密方,那家伙最喜欢这个了。”

“他还在睡觉。”

“……”

张新杰说那句话的时候语气淡淡的,秦牧云却觉得莫名觉得有些寒意,他以为是张佳乐得罪了张新杰,殊不知每日都在同一个时辰醒过来的张新杰只是不太赞同张佳乐这种赖床的行为——尤其是在有了张新杰这个账房先生帮忙看店以后张佳乐似乎更加变本加厉了。

没错,账房先生。

在得知前面的山道塌方之后,张新杰这一留就是大半个月。期间两个人也相互了解了许多,仗着两个人已经是朋友了的理由,张佳乐死活不肯收张新杰的银子。但是张新杰也不肯退让,最后张佳乐只得指着柜台说道:“那你就暂时给我当账房先生抵你住在这里的钱吧。”

于是当天账房先生张新杰就上任了。张佳乐得了空之后更加卖力地投入了他的酿酒事业之中,并且起床的时间一天比一天晚,分外无拘无束。

想到这里张新杰都忍不住咬了咬牙。

“那我就先放在你这里了,你帮我给他吧。”秦牧云说着便把那张纸递给了张新杰,挥了挥手转身回了自家店里。

到了该吃午饭的时候张佳乐仍旧没有出现。张新杰瞥了一眼还放在柜台上的那张纸,终于伸手拿了起来,准备亲自去找张佳乐。

敲了半天门都没有反应,张新杰只好稍微用了点力推开了门,走近床边见到张佳乐半个身子还裹在被窝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眉头紧紧蹙了起来。

张新杰也跟着皱眉,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发觉烫得吓人以后转而把手搭在了他的手腕上。

“新……杰?”张佳乐似乎感觉到了有人在旁边,微微睁开了眼睛,声音十分虚弱。

“是我。”张新杰帮他盖好了被子,放低了声音,“你发烧了。”

“刚刚那是在把脉?你还会看病?”张佳乐朝着他挤出了一个笑脸,只是那一脸病容看在张新杰眼里,莫名生出了几分心疼。

“我家祖上是开医馆的。”张新杰说道,“你躺好,我去给你抓药。”

张佳乐十分乖巧地点了点头。张新杰心下好笑,怎么生了病就变得这么安静了?他摇了摇头将这个想法挥之脑后便推门走了出去。

等他去抓了药再煎好送到张佳乐房间的时候,张佳乐正盯着床顶的幔帐发呆,看上去似乎很无聊的样子。

“病了就好好休息。”张新杰将药放在了桌子,走过去把靠枕放在床头,又扶着他坐了起来。

“你看,现在是你不让我休息。”张佳乐吐了吐舌头看着他。

这是什么道理?张新杰想说我这是为你好,但是看着张佳乐一脸无辜的样子,最后也只是笑了笑,然后把药端了过来。

“烫!”张佳乐端着药皱起了眉头。

“不会的,我放了一会儿才端上来的。”张新杰认真地看着他。

“苦!”张佳乐继续喊。

“你还没喝怎么知道苦?”张新杰继续认真地看着他。

“好吧……”虽然嘴上应着,但是张佳乐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盯着那碗药,看起来依旧不是很想喝,“哎新杰,既然你会看病,不如去隔壁开个医馆吧,一定能比我赚的多。”

“怎么样才肯喝?”张新杰看着试图转移话题的张佳乐问道。

张佳乐思考了片刻,眨了眨眼睛看着张新杰说:“街尾那家糖铺子的琥珀糖很好吃的样子。”

张新杰点头,“等你好了就可以去买了。”

张佳乐觉得自己快哭了,哀怨道:“不是吧新杰,我很认真地在表达‘你去买来给我我就喝药’这个意思你没听懂吗?”

“我也很认真。”张新杰看着他。

张佳乐欲哭无泪,只得视死如归地抬起了碗,一口气喝了下去,顿时整张脸都皱了起来:“真的好苦。”

“嗯。”张新杰淡淡地应了一句,接过了他手里碗之后转身要往外走。

“你去哪里?”张佳乐假装气鼓鼓地问道。

张新杰没有回头,但是语气里却破天荒带了一股子宠溺:“去买琥珀糖。”

忽然之间张佳乐觉得因为发烧而昏昏沉沉的脑子似乎变得更加混沌了,但是某种名为欣喜的情绪却在心里悄然蔓延开来,稳稳地占据了整颗心。

“张新杰,你相信一见倾心吗?”张佳乐觉得自己好像是着魔了一样愣愣地开口问道。

张新杰的身子停顿了一下,终于还是推开门走出去了,似乎是听到了又似乎没有听到,失望的张佳乐微微叹了口气。

他没有看到的是,张新杰在那一瞬间居然染上了些红晕的脸颊。


张佳乐的病完全好起来又变得活蹦乱跳已经是三天后的事了。

为了感谢秦牧云送的那一张酿酒的密方,张佳乐决定邀请他过来一起吃饭。虽然秦牧云当时只是翻了个白眼表示你只是因为病好了想大吃一顿吧,但是到傍晚他还是准时过来蹭饭了。

秦牧云到的时候张新杰已经帮忙把菜都端了上来,片刻之后张佳乐也从后院抱着两个酒坛子走了进来,并且豪气干云地把酒坛子放在了桌子上表示今晚不醉不归。

这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最后秦牧云醉倒在了桌旁睡得不省人事,张佳乐嘲笑了他几句之后似乎觉得有些兴趣阑珊,于是便转过头来醉眼惺忪地地盯着张新杰看。

“张新杰。”张佳乐开口叫他。

“怎么了?”张新杰看起来是三个人里面唯一一个还清醒着的人。

“张新杰。”张佳乐没有回答他,而是继续自顾自喊着。

“我在。”张新杰说。

“新杰……”张佳乐不依不饶。

张新杰很有耐心地继续应着,他叫一声便回答他一声。

“我那天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明明听到了的。”张佳乐蹭到他旁边坐着,抬起头看着他,语气里带了一丝委屈。

张新杰轻声叹了口气,双手搭上他的肩膀,微微地低下了头。嘴唇上传来的柔软触感让张佳乐瞬间就清醒了,他睁大了满是惊异的双眼看着张新杰,却在下一刻被张新杰抬起来的手遮住了眼睛。

等张佳乐从这个突如其来的亲吻里反应过来已经是好一会儿之后了,罪魁祸首张新杰正看着他,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这是……什么意思?”张佳乐觉得脑袋有点跟不上这个发展。

“回答你的问题。”张新杰握住了他的手,没等他开口又接着说道,“塌方的路好几天前就修好了,这件事情你是知道的吧。”

“啊……你已经知道了!”张佳乐惊呼了一声。

“瞒着我,是不希望我走?”张新杰问道。

张佳乐沮丧地垂下了头,慢吞吞地开口:“我不是想拦着你不让你走,就是每次话到嘴边就……你要走了吗?”

他这个样子看得张新杰想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脸,这才开口说道:“张佳乐,我喜欢你。”

张佳乐微微张开了嘴想说什么又觉得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时候张新杰又接着说道:“既然你也喜欢我,那就等我……”

“等你中了状元就回来娶我?”张佳乐愣愣地看着他。

看着张新杰都有些无语的表情张佳乐实在想找个洞钻下去,“咳咳……我什么都没有说。”

说完之后他满脸通红地主动圈住了张新杰的脖子,生涩地吻了上去,张新杰伸手扶着他的后脑勺,抵住他的额头逐渐加深了这个吻。

“等我回来,很快就回来。”最后张新杰贴在他的耳边这样说着。

张新杰走的那天又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地打在青石板路上。他撑起了油纸伞,向张佳乐和秦牧云道别之后便踏上了前行的路。

张佳乐站在客栈门口的屋檐下看着雨里张新杰远去的背影,又想起了初次见面那天的情景,即使心里满是不舍,终于还是撑不住笑了出来。

那一场雨把张新杰带到了他的身边,而今日这一场雨,同样也会再次把他带回来吧。

张佳乐伸出了手接住下落的雨水,“你要早点回来啊。”


眨眼便是数月,当张新杰仍旧一身青衣站在了自己面前的时候,张佳乐使劲揉了揉眼睛之后不太确定地开口,“没有中状元?”

虽然那句回来娶他只是一句玩笑话,但是张佳乐脑海里描绘的一直都是张新杰高中状元骑着高头大马回来,而不是这样仿佛只是出了个一点都不远的门回来的样子。

“科举这件事是早就想去尝试的,所以我得去完成它。”张新杰笑着说道,“而现在,这件事情已经完成了。”

张佳乐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那你之后的计划是?”

“不是你说的,我既然会看病,不如在隔壁开一间医馆吗?”张新杰指了指隔壁那间屋子给张佳乐看,“还是说,你想要一个账房先生?”

张佳乐顺着他的手指望过去,又把视线转回到了张新杰身上,看着那向来严谨认真的双眼里映出自己的样子,张佳乐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眉梢眼角都染上了笑意,一头扑进了张新杰的怀里。

“我只想要一个张新杰。”


END


  45 1
评论(1)
热度(45)

© 一个存放黑历史的地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