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存放黑历史的地方

脑洞存放地。

 

【全职高手】[乐远]繁花落定

最后一天混个更新。


繁花落定

收录于枪系中心同人本《在我心上用力开一枪》


01

    叮铃——

    在店里收拾了一整天的张佳乐刚刚坐下来就听到了一阵手机铃声。他看了一眼远在柜台上的手机,一脸倦意地扶着墙慢吞吞地走了过去。

    “喂?”连是谁都懒得去看,张佳乐拿起手机贴在耳朵边,整个人都没骨头似地软软地趴在了柜台上。

“让你今天回家来吃饭你是不是又忘记了啊你还能不能听点话了?!!!!!!”自家母上大人震耳欲聋的吼声从手机里传来。

他顿时吓得把手机拿远了一些,苦着脸说道:“不是跟你说了店里很忙,我过几天再回……”

然而还没说完就被对面打断:“行了,知道你忙,隔壁阿姨家说她侄子最近放假在家里没事情做,我就跟她说了让那孩子去你店里帮帮忙,你一个人也怪累的。”

    “行啊,让他直接过来呗。”张佳乐答应了一句。他一个人的确是有些忙不过来,有个人来帮忙能减轻不少负担。

    拿到世界冠军和联赛冠军的张佳乐退役后在K市开了间咖啡屋,一楼开店二楼自己住。虽然没有当上CEO迎娶白富美,但现在的日子还算有滋有味。

    外人听起来似乎有些悠闲的日子,在刚开业的时候还是把张佳乐累得够呛,正需要一个帮手。确定了有人帮忙,张佳乐一下子放松了不少。挂了电话之后他就拿了支笔在纸上写写画画,盘算着该付人家多少工资才合适。

 

“队……张佳乐前辈。”邹远有点发愣,恍惚间差点脱口而出了一句队长。

张佳乐也有点茫然,他从来没想到过来的人会是邹远。在听到自家母上大人说对方正在放假的时候他以为只是一个放假的学生罢了,却没想到所谓的放假原来是百花战队的夏休期。

    “百花最厉害的小弹药要来给我打工啦?”张佳乐笑眯眯地打趣。来了个熟人也好,拖了工资也不怕——张佳乐这样想。

    “前辈才是最厉害的。”邹远脸色有点发红,言语间透露出的还是旧时初见的坚定。那种坚定是后辈特有的,满满的都是认真。

“那都是过去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张佳乐笑了笑。

“前辈……”邹远脸红得快要抬不起头来了。

张佳乐看着他的样子,忽然就想起很多年前的百花训练营。邹远也一直是这样,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啊。不知道为什么,张佳乐忽然生出了一种期待,有邹远在这里帮忙,一定不会太无趣吧?

 

 

02

邹远发了一条微博:“夏休期果然过得很悠闲。”

    配图是他正在煮咖啡的照片。毕竟是全明星选手,短短几分钟就引来了一群粉丝在评论下头喊着邹远大大真帅我们家副队真贤惠之类的话。

过了一会儿邹远刷新首页,发现这条微博被人转发了:“你已经无聊成这样了?”

转发的人是唐昊,邹远刚想回复,又收到了新的提醒,点开了消息之后邹远瞬间风中凌乱了——

张佳乐直接转发了唐昊那一条:“你对我的人有什么意见?”

邹远的脸一下子红了个透,手指不住地摩挲着手机侧面,有点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愣了一会儿后邹远听到张佳乐在那边拍了一下桌子,“靠!哪儿来的这么多闲着没事干的人?”

邹远低头刷新了一下微博,就被那转发量吓了一跳,职业圈的大神们一个接一个跳了出来,顿时就被粉丝转疯了。

“呵呵。”唐昊大大高冷地回复了一句,一副不想和张佳乐计较的样子。

“不要脸啊张佳乐,老牛吃嫩草。”这是来自叶修大神的挑衅。

“张佳乐,我便是没想到……”痛心疾首的是林敬言大大。

“天呐我看到了什么张佳乐你真是深藏不露啊没关系我们一定会祝福你们的哈哈哈哈哈哈队长小卢快来看!!!!!!”这是莫名其妙跑出来喜闻乐见看热闹并且艾特了蓝雨全队的黄少天。

邹远下意识地转头看了张佳乐,只见他早就炸毛跟叶修掐了起来,邹远无奈地叹了口气开始写微博。

“我只是最近在前辈开的店里帮忙,不是大家想的那样。”

底下的粉丝们迅速回复表示没关系没关系我们都懂的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邹远大大你不要害羞yoooooooooooooooo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邹远哭笑不得,这算是哪门子的事情啊?他又抬头看了一眼张佳乐,却发现张佳乐正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被张佳乐这样看着好一会儿,邹远的脸又红了。张佳乐嘴角绷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生根发芽。

 

04

“前辈,我今天能不能请半天的假?”邹远跑到张佳乐跟前,语气真挚地说道,“有个很久不见的朋友难得回了K市,约我中午出去聚一聚。”

“唐昊?”张佳乐从早报里抬起头来。

“对……”邹远点头,并且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张佳乐思索了一会儿,开口说道:“你喊他过来店里吧,我也很久没见过他了。”

邹远内心泪流满面,当年在队伍里的时候唐昊就没少被张佳乐收拾过,新仇旧恨加起来,这见面了还得了?

    然后邹远就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张佳乐的提议?怎么可能,事实是他迅速地拿出手机来告知了唐昊地址,一气呵成,一点儿不拖泥带水。

简直一点都不喜欢看热闹。

 

    唐昊过来的时候刚好是正午。炎炎夏日,太阳正无情地灼烧着大地,他却穿着黑外套戴着墨镜,头顶了个巨大的鸭舌帽,推开了咖啡店的门。

   “唐昊大大,打扮成这样你不嫌热?”穿着短袖在空调下面舒舒服服地坐着的的张佳乐一眼就注意到了他。

“卧槽你是谁?!”唐昊惊得后退了两步差点撞到门框上。他压根没注意到角落里还坐着一个人,结结实实被吓了一跳。

张佳乐啧了一声,“大神就是容易忘事啊。”

“张,佳,乐。”唐昊咬牙切齿地走过来,然后脚下一滑成功摔了个四脚朝天——

听到声响的邹远从厨房里探出头来,朝着唐昊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说道:“呃,抱歉……我刚拖的地板。”

 

“你真的在他店里打工?”唐昊一脸不可置信。

邹远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张佳乐挥手制止,后者转头看着唐昊:“你也想来么?一天上班二十四小时,不包吃住,没有工资。”

唐昊:…………

唐昊把手伸到衣服口袋里想要掏出账号卡,“切一局,敢不敢?”

唐昊掏了半天发现自己没有带账号卡。

张佳乐同情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跑到柜台后的抽屉里找了两张账号卡出来,“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前辈的残酷。”

 

三分钟之后,唐昊的角色趴在了地上。

“怎么样,服气了吧?”张佳乐眉飞色舞地给唐昊看他电脑屏幕上的荣耀字样。

唐昊怒了,“你给了我一个一身垃圾装备的号然后用一个满身橙装的号来跟我打,你还要不要脸了?”

目睹了整件事情的邹远表示他什么都不想说,张佳乐的恶意你们稍微感受一下。

唐昊把双手插在裤兜里想要怒喷张佳乐一顿,在触摸到口袋里一个形状熟悉的东西以后忽然愣住了。

邹远颇为担忧地看着他,不会气傻了吧?

下一秒唐昊就掏出了一张账号卡拍在桌子上,“哈哈哈原来我带了,你敢跟我再打一局吗?”

 

三分钟之后,张佳乐趴在了地上。没错,不是账号卡,是张佳乐本人,笑趴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什么ID啊,糖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一只手扶着桌子一只手捂着肚子放声大笑。

“这个……是唐昊生日的时候呼啸队里送他的生日礼物。”了解内情的好人邹远解释了一下。

等张佳乐笑够了,他却把邹远推到了座位上,“来,你跟他打!”

“喂!你不敢应战吗?”唐昊大叫道。

“如果连我们家小远都打不过就别想挑战我了。年轻人啊,别总是这么冲动。”张佳乐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听到“我们家小远”这个称呼,邹远忽然觉得脸有些发烫。再抬头看着屏幕上那个叫浅花迷人的弹药专家,他只觉得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一下子填满了。仿佛是感觉到了他有些紧张,张佳乐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哼,小远我们先来。”唐昊瞪了张佳乐一眼,转头去招呼邹远。

看着他们已经进入竞技场,张佳乐默不作声地笑了笑,转身去给他们煮咖啡。他一边从柜子里找着咖啡豆,一边低声嘀咕了一句年轻真好。

这一打就从中午打到了下午。两人似乎感觉不到疲倦,一局毕了埋头交流一会,又继续打了下去。

    张佳乐一直坐在旁边看书,不经意间抬头便看到了邹远。少年仿佛闪烁着光芒的眼神,一瞬间竟然让他觉得有些移不开眼。正巧邹远也转头看了他一眼,四目相接之时,邹远忽然就愣住了。张佳乐也愣住了,旋即朝他笑了笑。邹远的耳根子唰地一下就红了,急急忙忙低下了头。

看到他这个反应张佳乐忽然笑出了声,下一秒唐昊就一个眼刀飞过来,“别吵。”

张佳乐笑得更欢了,唐昊分分钟放下了鼠标撸起袖子想过来揍人,邹远愣了愣,赶紧站了起来想拉住唐昊。

    唐昊完全没想到邹远会拉住他,一个没站稳便朝后歪步撞在了椅子上,又一次摔倒在地。

“邹远——”唐昊一脸怒气地回头。

    邹远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张佳乐撑着下巴看着他,忽然生出了一种日子如此这般也不错的念头来。

 

 

05

    悠闲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就踩到了夏天的尾巴。

张佳乐直到看见百花战队的官方微博发了一条欢迎队员们回归和对未来斗志满满的消息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荣耀联盟的新赛季就要开始了。

他躺在床上看着手机屏幕上写的“百花战队的训练将从明天开始,希望各位粉丝继续支持”,然后皱了皱眉——没听邹远说啊?

    第二天是周一,邹远果然没有来。张佳乐的心里似是有猫爪子在挠,时不时想起便痒痒的,直直惦念了一整天。,他整日握着手机坐立不安,想打电话过去问一句,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直到了晚上十点的时候这个电话还是没打出去,张佳乐看着外面的夜色叹了口气,准备收拾一下就打烊了。

“前辈……”

张佳乐刚转过身想去收拾一下柜台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他猛然回头,就看到邹远站在店门口,有些局促地看着他。

“抱、抱歉……前辈。”我昨天忘记告诉你了,战队那边今天就开始训练了,以后我就没空过来帮忙了。”

    一时间,张佳乐觉得悬得紧的心都落回了原位,紧绷了一天的神经一下子便松懈了不少,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就为了这个大晚上的从百花俱乐部偷偷跑我这儿来?”

“我训练结束才出来的,而且跟队长请过假……”邹远小声说着,自顾自咕哝了起来:“道歉当然要当面才有诚意。”语气里带了点儿后辈的撒娇,又有几分讨饶的味道。

其实就是想再见你一面。这句邹远没敢说出口。

“走吧,送你回去。”张佳乐拿起柜台上的钥匙,一把拉起邹远往外走。

 

 

    百花俱乐部距离张佳乐的咖啡店其实并不远,一小会儿的时间就到了。邹远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见到了对面超市里走出了几个熟悉的面孔。

“副队……还有张佳乐前辈?”曾信然捂住了嘴惊呼。

张伟颇为意外地看了他们一眼,笑着跟张佳乐打了个招呼。只有一直不喜欢张佳乐的朱效平冷哼了几声,看都没看张佳乐一眼就自己先走进了俱乐部大门。

张伟顿时神情有点尴尬,张佳乐却是看着朱效平远去的背影笑出了声,“他还是这样哈?”

邹远也忍不住跟着笑了笑,只有曾信然莫名其妙地看着几位前辈们。

“那我就先回去了,回头见。”时间也不早了,既然把人送到了张佳乐也该回去了。

邹远点了点头,目送他走远之后就跟着张伟他们一起往回走。

 

“你跑出去就是去见张队了?”张伟边走边问道。

邹远嗯了一声,“昨天忘记告诉他以后没空去他店里帮忙了,特意过去说一声。”

“他真的开了间咖啡店?”张伟瞪大了眼睛,似乎觉得很不可思议。

“是啊,怎么了?”邹远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张伟脸色十分复杂地看着邹远,“没什么,以前他也经常给我们煮咖啡。”

说着已经走到了宿舍门口,还没等邹远继续追问,张伟说了句副队晚安就溜进了房间,留下邹远站在原地一脸莫名其妙。

不知道张佳乐现在煮咖啡的水平已经突飞猛进的张伟靠在门上舒了一口气,以前张佳乐在队里给大家煮的咖啡确实很有提神醒脑的功效,因为——实在太难喝了。

 

06

这赛季的第一场比赛恰好是百花的主场,张佳乐难得地跑去了现场看比赛,这么多年都是自己在台上比赛别人在台下看,这还是头一次坐在了观众席上看。

    百花战队发挥得不错,特别是邹远,擂台赛发挥得十分出色。周围的粉丝都一个劲儿地夸着邹远,张佳乐忍不住在心里洋洋得意:也不看看是谁教出来的。

    这场比赛百花赢得很漂亮,散场之后张佳乐慢悠悠地往回走,中途还心情很好地拐去买了个夜宵,快到店里的时候他想了想还是摸出了手机,打算给邹远打个电话恭喜一下,按下了拨号键之后却听到近在咫尺的地方响起了一阵手机铃声。

张佳乐下意识地抬起头来,只见邹远正站在店门口,手里拿着正在响的手机,愣愣地看着张佳乐。张佳乐也跟着他愣住了,半晌才想起来掐断了还在拨号的电话。

“刚想给前辈打电话。”邹远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

“先进来坐吧。”张佳乐点了点头,掏出钥匙开门,先走进去打开了灯,招呼了邹远坐下然后转身往厨房去了。

邹远走到平常的位置坐下,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这个时间回来一定是去看比赛了吧,不不不说不定只是去买夜宵吃。

邹远一边想又一边否定,直到张佳乐从厨房拿了两双筷子出来。

“吃吗?”张佳乐递给他一双筷子。

邹远把筷子轻轻地放在桌子上,抿了抿嘴唇后还是开口问道:“前辈……是去看比赛了吗?”声音里带了些疑惑,又有几分期许。

“是啊。”张佳乐边回答边夹起了一块肉,“张嘴。”

邹远下意识地听话张开了嘴,直到张佳乐把那块肉送到了他嘴里他才反应过来,一张脸瞬间红了个透。

“给你的奖励。”张佳乐看着他脸上的红晕似乎心情变得更好了,忍不住笑了笑,“发挥得很好。”

邹远还在愣愣地看着他,似乎完全没从刚才的事情里反应过来。

“对了,比赛完不累吗怎么还跑过来?”张佳乐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啊……”邹远忽然回过神来,“前辈你说什么?”

“我说……”张佳乐站起来凑了过去,双手搭在邹远的肩膀上,几乎要和他额头贴着额头,“你是不是喜欢我?”

邹远的心思被戳破顿时吓了一跳,下意识就往后退。而张佳乐,因为他这个动作不幸扑在了桌子上,并且——压在了自己的夜宵上面。

张佳乐咬牙切齿地看着自己衣服上的油,一脸马上就要炸毛的样子。这个情景之下邹远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是啊,张佳乐前辈,我……喜欢你。”

张佳乐大脑瞬间就短路了,再也顾不上他的衣服,下一秒就扑过去想要一把抱住邹远,却被对方拦住了。

“但是……你能不能先去换个衣服?”邹远诚恳地建议。

    张佳乐一脸黑线地转身去换衣服了,邹远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脸上的热度还没有完全褪下,又忍不住低低地笑了起来。

 

 

    07

张佳乐坐在电脑面前刷着荣耀的官方论坛,一个飘红的帖子写着“百花战队过去积累的运气终于爆发了”,他啧啧了两声然后关掉了页面,转头问道:“紧张么?”

邹远坐在他旁边摇了摇头,接着又点点头。

这赛季百花发挥得十分出色,稳稳当当地进了季后赛,又一路杀进了总决赛,如今只剩下最后一场决定胜负的比赛了。过去百花已经拿了太多次亚军了,邹远其实很相信这一次绝对会是一个最好的结果,但是还是忍不住会紧张。

张佳乐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然后站起来往楼上走,边走边回头说,“你等我一会儿。”

不到五分钟张佳乐就回来了,手里拿了个巴掌大的盒子。他走到邹远旁边,什么都没说,只是把那个盒子放在桌上往前推到邹远的面前,示意他打开。

邹远缓慢地打开盒子,只见一枚银色的戒指静静地躺在盒子中央,看起来很眼熟。邹远的紧张在那一瞬间忽然就不见了,胸口涌上来一阵暖意,他知道戒指上刻着荣耀的字样,那代表着荣耀职业联盟的最高荣耀——联盟总冠军。

邹远不敢抬起头来看张佳乐,他的手微微颤抖着,死死盯着那枚戒指。

“既然都说百花积攒的运气要爆发了,那我也把我积攒的运气交给你去爆发吧。”张佳乐语气轻松地说着,伸手把那枚戒指拿了起来,上面串着的银色链子跟着被拉了起来,他走到邹远的身后,轻轻地戴在了邹远的脖颈上,“加油。”

耳边都是张佳乐温热的鼻息,邹远仿佛能从中源源不断地汲取到力量。

 

08

张佳乐哀怨地拿着一块抹布正在抹桌子。

百花拿到总冠军已经是一个星期前的事情了,虽然他也知道拿到冠军之后事情肯定很多,但是还是等得很心急。早上邹远给了他短信说今天会过来,收到短信之后他已经在店里打扫了一遍又一遍,完全就静不下来。虽然觉得这样做似乎太丢脸了些,但他还是忍不住紧张了起来。

    “你在……做什么?”邹远好奇地问道。邹远站在原地看着张佳乐反复地把桌子抹了三遍却一点都没有注意到他,终于忍不住先开了口。

“小远?!”张佳乐这才发现邹远已经来了,难得地脸红了红,“没做什么……”

    邹远想了一想,大概明白了张佳乐的想法。他笑了笑,从口袋里把准备好的东西拿了出来。

“这是什么?”张佳乐明知故问。

“回礼。”邹远看着他,眼里闪烁着的是细微的光芒,亮晶晶的。

张佳乐返身回握住邹远的手,一起把盒子打开——

白色的丝绒上放着两枚一模一样的戒指,差别只在于内圈刻着的赛季数字。

Glory——在繁花落定之时,属于你和我的荣耀。


  51 2
评论(2)
热度(51)

© 一个存放黑历史的地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