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存放黑历史的地方

脑洞存放地。

 

【全职高手】[花繁似锦X邹远]温柔繁花

旧文混更新,才想起来这篇没发出来过w


温柔繁花

收录于账号卡X人物中心本《世界线的交汇》


01

 

花繁似锦坐在主城里最高的屋顶上把玩着手里的枪,有风从他的耳边吹过,似乎带着某种春暖花开的气息。从他所处的地方极目望去还能看见远处山脚的一片花海,这样的情景倒也有几分符合他的名字。

不知过了多久,背后有人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回头看过去,身负重剑的人也正看着他。也许是因为隐遁的时间太久,那剑身的光泽似乎已经有点黯淡,但是完全不能掩藏住狂剑士脸上的傲气。

——那是落花狼藉,他的新搭档。

“他走了?”花繁似锦开口问道。

“嗯。”落花狼藉点了点头。

他们说的是百花缭乱,是落花狼藉的前一任搭档,据说在落花狼藉没有合适的操作者之后独立支撑了百花战队好几个赛季。

如今百花缭乱要追寻着他的主人张佳乐的足迹前往霸图,百花则迎来了落花狼藉新任的操作者,花繁似锦也因此成为了他的新搭档。

百花缭乱走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无比坚定,其实花繁似锦不太明白那种不顾一切都要跟随着一个人的脚步前行的心情。不过这也大概是因为他还没有真正有过一个主人吧,想到这里花繁似锦忍不住开始想象自己未来的主人会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走吧。”落花狼藉打断了他的沉思,伸手一把将他拉了起来,“带你去见见你的新主人。”

花繁似锦借着他的力量站起来,迎着微风拂来的方向缓缓走去。

很久以后花繁似锦再回想起这一天,才明白了那种隐隐约约的期待和跃跃欲试的心情,这大约就叫做春天吧。

万物复苏,百花盛开,如同他们最好的未来。

 

 

 

02

 

邹远躺在床上有些睡不着。

全明星的投票通道已经在今天关闭,他还是无可避免地入选了。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上一赛季那是因为粉丝对百花缭乱的喜爱所以他才入选的,而这一次,却是因为粉丝对张佳乐的恨才让他硬生生挤进了那二十四人里。

疲惫的感觉涌了上来,邹远伸手关上了壁灯,在一片漆黑里闭上了双眼强迫自己不去思考这些事情,然而脑海里却始终挥散不去那些词语——

百花缭乱,张佳乐,全明星,繁花血景,百花。

尽管邹远现在有了俱乐部为他量身打造的账号卡,也有了于锋这样帮他抗走了肩头重担的队友,但是这半个赛季以来他们还是发挥得不是很好。平时没少被多事的人拿来跟张佳乐在百花的时候的表现作对比,现在全明星的投票更是因为粉丝对张佳乐的憎恨才入选,邹远觉得自己头上似乎笼罩了一层叫做张佳乐或者说叫做百花缭乱的阴影。

沉重的思绪死死地压着邹远,不知道过了多久以后他终于沉沉睡去。

而此刻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某个角落却泛起了淡淡的光芒,转瞬即逝,然后一身荣耀里弹药专家打扮的身影缓缓出现在原地。

如果邹远此刻睁开眼睛,他就能看到他最熟悉的账号卡,弹药专家,花繁似锦。

忽然出现的弹药专家走了过来,那双看着邹远的眼睛里满是担忧,当靠近床边的时候他半蹲了下去贴近邹远,用几乎只有他自己能听见的音量悄悄念了一句什么。

 

那天晚上邹远做了一个梦。

在荣耀网游里的某一个角落,放眼望去无边无际的一片花海,姹紫嫣红在风里轻轻摇曳着,让人感到无比的放松和自在。

风中忽然传来了一句低语,像是被花瓣蹭过了耳畔一样,轻柔而又有些痒。

当他回过头的时候,他看到了他的账号卡。

花繁似锦就站在他身后的花丛中央,对着他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然后朝他伸出了手,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却让邹远感觉到了安心。

“不要害怕。”弹药专家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然后这样告诉他。

于是他走了过去,握住了那只手。

 

第二天再醒来的时候,邹远微微偏头就看到了他放在床边的账号卡。

他想起了梦里对着他微笑的花繁似锦,不由得伸手过去拿起了账号卡,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那张熟悉的账号卡,仿佛可以从上面汲取到能量一般。

这是属于他的,为他量身打造的弹药专家啊。

其实有什么可纠结的呢?邹远忽然有些好笑昨天烦恼了一夜的自己。有些事情既然没有办法由自己来决定,那就干脆不要去思考,只要走好了自己脚下的这一条路,一切都会迎刃而解的不是吗?

他把账号卡放进了口袋,推开了门朝训练室走去。

从走道的窗户看出去是K市即使是在冬天也未曾凋谢的树木和花草,如同他前进的身影一般,在凛冽寒冬里悄悄地开着属于自己的繁花,没有任何喧嚣,却顽强地绽放着。

 

 

 

03

 

繁花血景,这四个字曾经是百花的骄傲。

于锋和张佳乐在网游里无意间打出的繁花血景的时候邹远也开着小号站在百花谷的人群里,更是听到了那一句“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他也说不上来心里是什么感受,只是觉得有些空荡荡的。

队友们先后离开了训练室,最后只剩了邹远一个人,看着电脑屏幕上还没退出游戏的小号孤零零地站在野外,他窝在椅子上觉得一点都不想动。

安静的训练室里时间悄悄地流逝着,发了很久呆的邹远终于想起来夜已经很深了,慌忙想要退出游戏,然而这时候他却忽然觉得背后似乎有一道目光注视着自己,他心里飞快闪过了一个念头,立刻回过头去看……

花繁似锦抱着手站在墙角看着他,脸上淡淡的没有什么表情。就在这个时候,邹远忽然转头看了过来,来不及隐匿身形的花繁似锦就这样被他看了个正着。

“果然是你。”邹远脸上虽然有惊讶,但是却迅速接受了这个事实,似乎早就猜测到了一样。

“呃……你一直知道?”花繁似锦脸上露出了几分局促。

邹远却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只是经常觉得晚上睡觉的时候好像有人在看,又经常梦到你。”

这话说得直白,一出口邹远自己也闹了个脸红。

花繁似锦此时倒是不觉得尴尬了,干脆走了过来斜靠在桌子旁边,“就……有时候担心你所以跑来看看。”

邹远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散去,胡乱的点了点头之后也不知道再开口说些什么,只得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子。

训练室里一时间有些安静,过了几秒钟花繁似锦忽然“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怎么了?”邹远抬起来头,不解地看着他。

“想起来很久以前落花狼藉跟我说我未来的主人是个害羞的人,现在我信了。”花繁似锦说道,表情还很认真。

不知道怎么的,听到这句话邹远也忽然笑了出来,在他们所不知道的世界里账号卡们私下还会互相交流?邹远忍不住去脑补了一下落花狼藉跟花繁似锦说这话的情景。

“这样才对嘛。”花繁似锦摸了摸下巴,看着邹远嘴角扬起的笑容。

邹远愣了一下,敢情这是为了逗自己开心?

“不要再想着繁花血景了。”花繁似锦却忽然收起了玩笑的神情,一针见血地戳破了他这么晚了还坐在这里的原因,“你不是别人的替代者,我也不是。”

邹远没有说话。

“相信于锋和落花狼藉也是这么想的……你看,这半个赛季大家都磨合得更好了不是吗?总有一天我们也会找到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最好的打法,但绝对不是去勉强复刻一个繁花血景。“花繁似锦看着他说道。

“嗯,我知道的。”邹远朝着他笑笑,其实这些邹远都知道,只是今天在网游里的冲击让他有些缓不过神来罢了。

看着他这个样子,花繁似锦忽然想起来落花狼藉似乎也说过邹远是个看起来很乖的孩子,现在看来也确实如此啊,真是忍不住想让人摸一摸他的头发。

于是他真的这么做了。

邹远只是笑了笑,没有反抗地让他揉乱了自己的头发。

果然好乖啊。

花繁似锦满意地笑了。

“对了,我记得有时候睡得模模糊糊的好像会听到你念一句听不懂的话……那是什么?”邹远忽然想起了这个问题,既然花繁似锦现在就在面前,他索性就直接开口问了出来。

花繁似锦的表情忽然变得很复杂,嘴唇微微张开却没有说出一个字,眉头也皱了起来,似乎是在思考着到底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如果不方便说就算啦。”邹远摆了摆手,其实他也只是随口问问。

“不是。”花繁似锦捂住脸,用一种很丢人的语气说道,“那是特意去问了森罗前辈的……能让你好好睡觉的魔法。”

“噗……”邹远忍不住笑出了声,“原来魔道学者还懂这个啊?”

“……”花繁似锦选择了保持沉默。

“谢谢你。”邹远笑着说道,然后终于忍不住好奇地伸出手去碰了碰花繁似锦的衣服。

“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居然能看到自己的账号卡?”花繁似锦问道。

邹远老实地点了点头。

“其实,就是想跟你们一直一起走啊。”花繁似锦看了他一眼,语气认真地说道。

邹远再次点头,却是带着郑重的神情,“我明白了,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待。”

说完以后两个人相视而笑,账号卡里的角色和电脑屏幕外的操作者竟然就这样毫无阻隔地站在了一起,聊天微笑,如同最亲近的朋友。

有时候邹远也会觉得自己幸运得令人发指,明明最初的时候只是被赶鸭子上架接手了百花缭乱的账号卡,却有一天在百花失去了百花缭乱之后仍然能得到俱乐部的支持继续担任着队伍的核心,拥有着属于他的账号卡。

不仅如此,原本他以为只存在于那张薄薄的账号卡里的角色,那个会在梦里告诉他不要害怕的身影,如今正站在自己的面前,说着要跟他一起走。

那是属于他的花繁似锦,世上最温柔的繁花。

 

 

 

04

 

邹远走下飞机的时候就觉得有些冷,K市又恰好下起了大雨,一路打着喷嚏回到宿舍以后邹远成功地感冒了,到夜里更是发起烧来。

虽然最后还是输给了霸图,但是他并没有多少难过的感觉,相反觉得最后在霸图主场的这两局打得十分痛快,甚至让他有了一种对未来充满了希望的心情。

大概因为对手里有一个张佳乐,邹远觉得自己更能感觉到百花的未来是属于他们的,跟张佳乐已经没有半点关系,那种笼罩了自己许久的阴影仿佛也散开了。再加上他和于锋都调整了打法,不再一味的去还原繁花血景而是用选择自己最合适的方式,他心里的自信也一点点增加着。

下一个赛季,一切都会更好吧。

吃过药以后邹远就躺在了床上,虽然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他却忍不住开始在脑海里描摹着属于他的新未来。

“生病了就赶紧闭上眼睛好好休息。”微凉的手掌贴上了他的额头,语气里还带着些责怪。

“是你啊。”邹远看清了来人之后笑了笑,鬓角在他的掌心里蹭了蹭,“这几天比赛辛苦了,谢谢你。”

花繁似锦翻了个白眼,小声嘟囔着,这么客气做什么啊也不知道到底谁更辛苦。

邹远忍不住笑出声,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他没有说话。

“行了行了,赶快睡觉吧。”花繁似锦被他看得耳朵有点发红,摆摆手遮住了他的视线。

邹远却没有听他的,而是坐起来伸手拉开了他的双手,“你说如果张新杰前辈生病了,是不是石不转跑出来对着他用一个治愈术就好了?”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牧师,说不定用的是神圣之火呢。”手心里传来的温度暖暖的,花繁似锦有些舍不得放开。

“真好啊。”邹远倒也没放开他的手,靠在床头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什么真好?”花繁似锦奇怪地看着他,用另一只手帮他把被子朝上挪了挪,盖住了他的肩膀。

“没什么……”邹远笑了笑,其实他说的是花繁似锦在他的身边很好,但是显然邹远不好意把这样的话直接说出来,“就是想说打荣耀真好啊,虽然又输了……”

花繁似锦垂下头没有接话,输赢这种已经成为事实的东西,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邹远,他所能做的只是悄悄握紧了邹远的手。

因为还生着病的缘故,精神不是太好的邹远不一会儿就歪着头睡着了,微弱的橘色灯光下整个人都显得十分柔和。

花繁似锦轻声叹了口气,最近的比赛想来邹远也是累坏了。他将邹远放平在床上,又捏好了被角,俯身轻轻吻了一下邹远的脸颊。

晚安,我的主人。

 

邹远醒来已经是次日清晨了,吃了药又睡了一觉之后烧也退了,整个人也精神了些。他坐起身来想要起床,一转头却吓了一跳。

花繁似锦就靠在窗台边看着他,手里还把玩着他熟悉的银武。邹远站了起来起来,揉了揉自己乱成一团的头发,微微眯起眼睛看向花繁似锦。

“其实……我看过你以前的录像。”花繁似锦皱着眉头回忆,“那个什么全明星赛,你站在百花缭乱那家伙的身边。”

    邹远知道他说的是第八赛季的时候,张佳乐退役之后他接手了百花缭乱的账号卡,其实那时的邹远并没有什么出色表现,进入全明星靠得只是百花缭乱的名气罢了,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摇头苦笑了一下。

花繁似锦看着他这个笑容眉头皱得更厉害了,那段录像是之前落花狼藉给他看让他多了解邹远这个新主人的,可在那段录像里他看到的却是这个少年站得始终比百花缭乱的全息投影退后了一步,仿佛所有喧嚣都跟他没有关系一般。

“邹远。”花繁似锦放下了手里的枪,走过去把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神情和语气都无比认真,“从那时候起我就跟自己说,总有一天我们要一起站在那里,因为我们自己而站在那里,跟张佳乐,跟百花缭乱没有半点关系。”

“你……”邹远有一瞬间的失神,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这样的话。

很多人都会开玩笑说邹远运气太好,没有什么令人瞩目的天赋,却以新人的身份接过了前辈手里的账号卡,成为了战队的核心。也许以前的邹远自己也会承认这话说的很对,但是现在不同了,他有花繁似锦……这张为他量身打造的账号卡,这个会在深夜从另一个世界里跑来陪着他的人。

第一次见到花繁似锦的时候他只觉得很新奇,而到了此刻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能够感觉得到花繁似锦会来见他的心情。

“我想告诉你,我会跟着你一起追逐……我们的荣耀。”花繁似锦说道,“所以,现在,开心一点好吗?”

——是啊就是这样的心情,一起追逐他们的荣耀。

邹远闭起眼睛,复又缓缓睁开,眼里带着暖暖的笑意,“那,以后也一起吧?”

花繁似锦忽然觉得那双眼睛似乎闪烁着某种光芒,炫目得让人屏住呼吸生怕会惊动了一样,他就那样看着邹远,然后低下头去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以后也一起,我的主人。”

 

“其实我没有不开心。”邹远走到窗前看着外面开成一片的繁花,那花开得正盛,在阳光下散发出浓烈的生机,仿佛给人一种永远不会凋谢的感觉,“这一次输了,还有下一次呢。”

花繁似锦看到邹远回过头来,脸上带着笑对着他伸出手,“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一起看许多次的花繁似锦,不是吗?”

花繁似锦郑重地点了点头,然后把手搭上了面前那只白皙修长的手。

只要我们携手同行,未来便充满了无限光明。

 

-End-


  22 3
评论(3)
热度(22)

© 一个存放黑历史的地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