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存放黑历史的地方

脑洞存放地。

 

【全职古风诗词十题之一】[伞修]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今天心不太干净

#OOC得我自己都看不到尽头了

#一帆视角

#码字BGM是《恍然间当时年少》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文/苏蘅


临安城郊。

初冬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不多时就染得天地之间一片雪白。

黑衣的男子倚在廊下,手里拿着烟管,极目看去隐约可见山下平日里繁华一片的临安城也仿佛沉睡在这片风雪之中,风卷起的雪花拍到了他的脸上,好像带着过去的回忆一般。

他身后站着的少年手足无措,似是有事要开口,却又不敢打断他的沉思。

屋里的女子抬头见了这番情景,放轻了步子走过来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待他回过头来的时候伸了一根手指抵在唇上示意他不要出声,然后拉着他的手回了屋子里。

“苏姐姐,叶前辈他……”少年老老实实地跟着女子走过去坐在了火炉旁边,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苏沐橙叹了口气,“哥哥当年走的时候也恰好是初雪的时节呢。”

少年了然地点了点头,他知道苏沐橙说的哥哥就是屋子旁边那座墓的主人,虽然他了解得不多,但是也多少明白那好像是对叶前辈很重要的人。

苏沐橙没有再开口,看着眼前的炉火有些发愣,估计也是想起了从前的事情,少年也就没有继续说话,静默着坐在旁边回忆着昨日叶前辈教他的东西。




过了一会儿外面的人终于看够了雪回了屋子里,一看两个人的样子,忍不住大笑起来,“一帆你小小年纪怎么也学得一副深沉的样子?”

“叶修前辈。”听到他的话乔一帆站起来打了声招呼,看起来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眼神里又带了些好奇。

叶修点点头,看到他眼里的好奇还是开口解释了一下,“方才想起了故人,便在外面多站了一会儿。”

乔一帆被看出了心思不由得有些脸红。

见状苏沐橙轻笑着摇了摇头,开口岔开了话题,“一帆过几日就要下山去了,你这个当前辈的就算不打算多教他些东西,也别再逗他了。”

“一帆打算回微草去吗?”叶修开口问道。

少年眼里一黯,”不回去了,那里不需要我,我打算自己下山历练一番。“

”没错,王杰希教的那些东西确实不好。“叶修赞同地点头。

一旁的苏沐橙无奈地笑了笑,果然全天下也只有这个人会说这样的话,微草可是多少习武之人梦寐以求的地方。




半月之后。

眼看着天气越来越冷,临安也终于迎来了一场大雪。不再是从前那样随风飘摇的雪花,而是堆积成一层厚厚的白色,冰冷而又沉重。

一连几日的大雪还未停,少年乔一帆就到了该下山的时候。

”雪这么大,真的不再多留几日吗?“苏沐橙担忧地看着外面的大雪。

乔一帆摇了摇头,眼神坚定,”总归是要走的。“

在山上的几个月里少年也变得越来越稳重,没有了初来时的羞涩和自卑。该教的也确实都教给了他,接下来的路是该让他自己走了。

苏沐橙将乔一帆送到了门口,却一直不见叶修的影子。

”前辈呢?我还未向他辞行。“乔一帆问道。

”今天是哥哥的祭日,他可能在哥哥那边吧。“苏沐橙眨眨眼,”不过我猜他是不舍得面对跟你离别吧。“




乔一帆沿着小路往苏沐秋的墓那边走,远远地就看到叶修的身影。

他停住了脚步,远处的男人手里依旧拿着他的烟管,地上放着几坛酒。大雪飘落下来似乎染白了那个人的头发,他像是没有发觉到一般,只是伸手拂去了墓碑上连日来的积雪。

在那个瞬间,乔一帆觉得眼前仿佛像是一幅没有人能打扰的画。

他没有再往前走,隐约听得前面的人絮絮叨叨地对着墓碑说了许多家常,语气里带了笑意,仿若那个人真的听得到一样。

“沐橙一直不许我喝酒,今天趁她去送一帆那小子去了,咱们俩喝个痛快吧。”雪地里的人伸手拍开了一坛酒上的泥封,“我知道,只要我想做的事情你一定不会阻拦我,喝酒也是一样。”

少年乔一帆不太懂得那种感觉,只觉得那人眼里闪烁着的似乎是泪,回神过来才发现其实湿润了的是自己的眼眶。




乔一帆没有上去打扰他,只在心里默念了一句前辈再见了,然后转身朝着下山的路走去。

很久之后他向旁人讲起来的时候说道,那一日的大雪里他想起了以前在微草的藏书阁里读到的一本诗册,里面有一句是这样的——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13
评论
热度(13)

© 一个存放黑历史的地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