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存放黑历史的地方

脑洞存放地。

 

【全职高手】[双花]K市的雪,B市的雪,K市的雪

#我的心很干净

#第一次写本命CP好紧张

#这梗来源于听母上说K市下雪了,而在B市的我却一直没看到有下雪的迹象【。


K市的雪,B市的雪,K市的雪

文/苏蘅



今年B市的第一场雪迟迟未来,远方却传来了K市下雪了的消息。

孙哲平嘴角缓缓勾起来了一个笑容,思绪瞬间回到了很多年前的冬天。


K市的雪


那是荣耀职业联盟的第二赛季,也是孙哲平和张佳乐加入百花战队的第一个赛季,刚刚踏上征途的他们对未来充满着希望,一副年少气盛的样子。

转眼到了十二月底,之前的几个月百花发挥得相当不错,战队索性放了三天假让他们短暂地放松一下。

接到放假的消息之后张佳乐兴奋了一晚上,晃着孙哲平的手臂说要他陪着去逛街,孙哲平一脸黑线地答应了然后默默腹诽着这难道不是小姑娘才喜欢的活动吗?

结果第二天张佳乐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外面居然下起了小雪,不算太大,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染白了窗台。

然后他立刻回头朝着在床上刚刚坐起来孙哲平大声喊道:“大孙你快起来看居然下雪了诶!”

“既然这样,就不要出去了吧。”头天晚上被太激动的张佳乐吵得没睡好的孙哲平揉揉眼睛又躺了下去,起床读条失败。

“快点起来我们去看雪!”张佳乐一把掀开了他的被子,不由分说地把他从被窝里拉出来。

——那个时候的张佳乐就是这样,似乎永远充满了活力。


在B市长大的孙哲平对于下雪这种事情早就见怪不怪了,但是张佳乐却很少见过雪,跑到楼下的雪地里就开心得像个孩子一样,抓了一团雪就朝他砸了过来。

孙哲平也不恼,就倚在房檐下看着他,仿佛被他的情绪带得嘴角也挂着笑意。

K市的气温本来也不会太低,雪下得不大,不多时就停了,根本没有多少积雪。玩了一会儿以后张佳乐也没了兴致,朝着孙哲平跑回去,也不打一声招呼就整个人都撞到他的怀里。

孙哲平扶住他,但是没有推开他,而是顺势圈住了怀里的人。

“好冷啊!”张佳乐把脸埋在他肩上嚷嚷着,他侧过头,看到了一只红透了的耳朵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张佳乐感觉寒意渐渐地淡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从心口发散开的温暖。

“呐,大孙,我们会一直这样下去吧?”

“那必须啊。”

在赛场上一起带领着百花并肩战斗下去,在赛场下一起度过每一次的春秋冬夏,即使是荆棘遍布的前路也无所畏惧,即使是漫天雪花也掩不住心里的暖意。

那时候的他们,还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没有想过终有一天他们会各奔东西。对未来充满了热情的他们只是在K市的雪里,从彼此身上汲取着温暖,美好而让人沉醉。



B市的雪


退役之后的孙哲平回了B市,也许是习惯了K市的气候,入冬的第一场大雪让他觉得很不习惯,K市是不会有这样的大雪的。

他用手机拍了一张雪景,编写彩信,选择联系人,却在看到张佳乐三个字的时候放弃了。抬头看了一眼日历,周六。这个时候的张佳乐大概是在赛场上吧,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汹涌而来的思念开了一个口子就再也抑制不住,手指放在通话键上仿佛随时都要按下去,他在窗子边看了很久外面一片雪白的世界,最终还是慢慢地挪开了手指,将手机放了下来。

退役之后他没有再联系过张佳乐,不知道如何开口,不知道如何面对。

他的右手贴在心口上,仿佛想要通过心脏的跳动来证明着里面住着的那个人还在自己身边。

自欺欺人。

那是孙哲平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世事无常,如果他的手没有受伤……可是没有如果。

不仅仅是遗憾不能再继续在那个舞台上释放自己所有的光芒,更是遗憾再也不能和那个人并肩战斗,夹杂在其中的还有对那个人一肩担起本该属于他们两个人的责任的心疼。

这一场大雪让他真真切切地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在K市,不在百花,也不在张佳乐的身边。

闭上眼睛想了很久之后,他走到电脑前面坐下来,打开了百花战队比赛的直播。

那么,加油吧,我会一直在这里看着你。



K市的雪


“听说K市下雪了,什么时候一起去看吧?”

——From张佳乐。

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孙哲平正在看着职业选手群里百花战队的选手发出来的雪景照片发呆,原来K市的雪也可以这么大啊?不对重点是为什么B市都还没下雪K市就下雪了啊!

昔日的第一狂剑思考了半天这个复杂的问题还没个结果就被短信铃声打断了。

看雪?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


即使他们都离开了好些年了,这座城市还是带着些许熟悉。再一次并肩走在K市的街道上,两个人都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啧,K市居然会下这么大的雪……真冷。”张佳乐把手拢在嘴旁一边呼着气一边抱怨着。

“是啊,今年B市还没下雪呢。”孙哲平伸手拉过他的手,塞进了自己的衣兜里,动作行云流水十分熟练。

张佳乐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什么,任由他拉着自己往前走。

“一转眼都这么多年了。”孙哲平感叹着,抬手拂去了张佳乐头上的雪花,“准备打到什么时候?”

张佳乐趁机把手抽了回来,跟着他后面踩着他的脚印走,然后才撇了撇嘴说道:“也差不多该退役啦。”

“恰好我也是这个想法,我看K市环境不错,我们来这边定居吧。”孙哲平头也没回地说着,用的是毫无询问的意思的肯定句,仿佛知道身后这个人一定会同意一样。

“不要。”

出乎意料的回答让孙哲平停住了脚步,于是后面的人一下子撞了上来。

张佳乐左右看了看,发现似乎没有什么人之后索性把脸贴在了他的后背上,伸手抱住了他。

“百花已经是过去了,现在……我也想去看看B市的雪是什么样子的。”声音很小却很坚定,没由来地就让人心里安定。

“我说……”孙哲平转过身来,欲言又止。

“什么?”

“B市今年一直不下雪不会就是因为你这个想法吧?”孙哲平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眼里明显写着三个字,幸运E。

“哇靠孙哲平你什么时候学得会讲垃圾话了啊?”张佳乐成功地炸毛了,低头在雪地里抓了一把雪塞进了他的衣领里。

“这哪是什么垃圾话……喂你干嘛!”等孙哲平把衣领里的雪弄出来之后发现张佳乐已经跑出了几步远,手里拿着另外一个雪球,直直地朝他砸了过来,像很多年前那样。

那一瞬间他觉得张佳乐的笑脸仿佛和很多年前重叠了。

张佳乐,还是那个张佳乐。

即使这些年里面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即使还带着很多也许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曾经各奔东西,曾经天各一方,可是到最后他们依旧可以这样毫无后悔的站在一起,就像很多年前一样,似乎一点都没有改变过。

来年冬天,终于不再是一个人看这漫天大雪了。

这样想着就感觉仿佛寒冬也是温暖的。

只要有你在的地方,就是雪消冰融的春天。


Fin



  17 6
评论(6)
热度(17)

© 一个存放黑历史的地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