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存放黑历史的地方

脑洞存放地。

 

心之所在·圣诞番外

#大家圣诞快乐

#正文无关

#别问我轨迹的背景有没有圣诞我也不造【喂



01

“叶修!!!”

清晨,兴欣工房外面传来一声大喊,屋里忙着布置房子欢度圣诞的众人齐齐被吓了一跳。紧接着门就被推开了,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

黄少天,张佳乐。

“叶修呢!先出来打一架!”黄少天喊道,手里还握着冰雨,一副要找叶修麻烦的样子。再看他身后,张佳乐也是同样的表情。

“呃……”众人被他们俩这个杀气腾腾气势搞得不明所以,你看我我看你了半天最后迷茫地看向他们俩。

“咳咳……这是怎么回事?”林敬言扶了扶眼镜,率先问道。

这时候又一个人从门外走了进来,回答了林敬言的问题,“只是过来跟大家一起过个圣诞。”

“过圣诞需要拿武器,喻文州你开玩笑的吧?”第四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果然看到黄少天和张佳乐之后紧接着就能看到喻文州和孙哲平呢,众人心里生出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不过……张佳乐手里拿着的是猎寻吧?孙哲平你居然还好意思说喻文州开玩笑!

“叶修在对面的游击士协会,你们可以过去找他。”兴欣众人惊恐地看向林敬言,不是吧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唯恐天下不乱了?

黄少天和张佳乐听了以后怎么可能还待得住,带着武器就杀过去了。


“他们这样算不算扰民?”乔一帆看着飞速远去的两个背影目瞪口呆。

魏琛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管他们。”

方锐也惊奇地看向对面,“你们说为什么不管过了多久这两个人看到叶修还是一副你死我活的样子?”

林敬言叹气,“大概叶修是他们某种意义上的……宿敌?”


老板娘陈果看着这群人终于忍不住大吼了一句:“都给我干活!忘了叶修为什么在对面了吗!”

“为什么?”刚来孙哲平好奇地问道。

魏琛捂脸,“因为他早上起来就在旁边坐着指使人干活,所以大家一致决定把他赶过去协会值班。”其实他一点都不想承认他也是,只不过不属于游击士协会所以众人没理由赶他过去。

“他就这么毫无反抗地去了?”孙哲平表示不信叶修会有这么高尚的情操。

喻文州思考了一下,问出了关键的问题,“今天本来该谁在那边?”

魏琛一脸你小子很懂嘛的表情,嘿嘿一笑吐出一个名字,“苏沐秋。”

孙哲平恍然大悟,敢情叶修是很愿意过去的啊。


02

镜头转到游击士协会,代号君莫笑的S级游击士叶修大大正惬意地躺在协会二楼的沙发上抽着烟,不过表情却有那么一点怨念。

本来被赶过来他还挺高兴的,其实就算大家不赶他,他也会过来的。毕竟大过节的不能让苏沐秋自己在这边嘛,叶修给自己的定位是当一个可信又可靠的男朋友,虽然苏沐秋对此表示了不屑。

结果等他过来了,苏沐秋以不要打扰他工作为由把他赶到了二楼的休息室。

君莫笑大大惆怅地吸完了一口烟,感觉有点困,于是躺平了准备稍微打个盹。


“叶修!出来!”黄少天气势汹汹地推开门,“不是早就说了要跟我好好打一架分个胜负吗到底什么时候打啊你是不是想耍赖啊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呢快点来打啊我看今天日子就不错不如我们来战个痛快啊!”


真吵,叶修皱眉翻了个身,这谁啊怎么跟黄少天似的。


“叶修!上次的仇我还没报呢!识相的出来受死!”张佳乐也不甘示弱地冲进来,手里猎寻已经举了起来。


张佳乐你怎么说个话都要第二个开口?叶修半睡半醒地吐槽着。

不对?诶?张佳乐?叶修顿时惊醒,不是吧这时候过来他家苏沐秋可一个人在下面呢!


只见苏沐秋微微一笑,“阿修正在上面睡觉呢,你们……能小声一点吗?”

黄少天忽然觉得背后一凉,这笑容怎么看起来比队长心还脏?不对不对是比叶不修还脏我怎么能黑队长呢!

“吵什么吵?没看到我们家沐秋正在工作吗?累不累啊沐秋?”一切的始作俑者叶修出现在了楼梯口,嘴里说着他们,眼睛却看着苏沐秋,一脸温柔得能让人腻死。

要不是你平常老欺负他们俩的话他们能吵吗?!

张佳乐捂住了双眼,转头对着黄少天说:“这个人真的是叶修吗?我们是不是打开方式不太对……艾玛我怎么觉得眼睛有点不舒服什么东西这么闪。”

黄少天破天荒地沉默了半晌,然后缓缓地开口:“我觉得我们还是走吧,这个世界真可怕。”

黄少天&张佳乐VS苏沐秋&叶修,完败。

真是图样啊秀恩爱这种事情你们应该喊喻文州和孙哲平一起来的。


03

“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方锐凑过来八卦。

张佳乐严肃地看着他,“我觉得今天这个日子不适宜打架。”

孙哲平严肃地点头表示只要是张佳乐说的他就坚决维护。

“……”方锐无语了,心想你什么时候还学了这个?跟王杰希学的?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而且我现在眼睛不太好。”黄少天郁闷地走到喻文州身边坐下来。

“少天眼睛怎么了?”喻文州凑过来看他。

“队长啊我跟你说叶修那个不要脸的一定是害怕打不过我所以喊着他们家苏沐秋一起来放闪光弹啊简直能把人闪瞎啊太可耻了……”黄少天对着他们家队长撇了撇嘴。

“……”方锐什么都不想说了,好像你们俩现在不闪一样?于是方锐也不管他们了,跑到林敬言旁边帮忙去了。


乔一帆默默地倒了几杯水给他们,又默默地走开去准备着他那份要送给高英杰的礼物了。


魏琛在一旁不停地摇头叹息,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就这么不知道考虑下单身老人家的心情呢?


04

像以前的每一年一样,陈果选择了在天台上大家一起坐在夜空下吃饭。

“不过嘛,很有情调!”张佳乐看着H城的夜景赞叹了一句。

叶修诧异地看他,“你居然知道什么叫情调?”

“你是跟我有仇吗我讲一句话你就要…………卧槽!!!”张佳乐转身要过去揍叶修,张佳乐撞上了端着汤过来的林敬言,张佳乐……现在叫做浑身都是汤的张佳乐。

孙哲平捂脸,他刚刚想提醒张佳乐注意后面有人来着。

“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你还是这么……这么……运气不好啊!”叶修笑得前仰后合。

张佳乐咬牙切齿地看着他,一把夺过林敬言手里的碗准备让叶修也和他一样,结果忽略了脚下也有很多洒出来的汤的张佳乐愉快地……摔倒了。

乐乐,今天也是幸运E呢。


黄少天一脸后怕地看着喻文州说道:“其实我刚刚也想说很有情调来着幸好没说不然肯定被嘲讽的是我像叶修这么不要脸我肯定也是要过去揍他的根据事情的发展林敬言的汤就会洒到我的身上随后滑到的肯定也是我队长你看我没开口多机智啊!”

“不会的。”喻文州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你又不是张佳乐。”

体会到这句话背后意思的黄少天笑了出来,“哈哈哈队长你不要这样啊心好脏!”


“老林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故意的?”方锐凑过去林敬言旁边悄声地问道,“不然怎么会那么刚好啊!是不是你们还在王国军的时候张佳乐得罪过你?”

“不是……”林敬言哭笑不得,“这完全是个……运气问题啊。”


05

张佳乐郁闷地跑到楼下的房间换上了林敬言给他找的衣服,那身黏糊糊的换下来之后整个人都舒服多了,只是脸上还是很不开心的样子。

“不开心?”孙哲平问道。

“也不是……”张佳乐走过来一整个人都扑到他怀里,“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很倒霉啊?”

想起了刚刚那一幕,孙哲平不厚道地笑了出声。

“喂你还笑!”张佳乐伸手捶了他一下。

“不笑了不笑了……”孙哲平搂住他,“倒霉一点也没什么,反正……有我在呢。”

张佳乐脸一下子就红了,“说什么呢!”

“把我的运气分给你就好。”说着就低头吻了一下张佳乐的额头。

“走啦!大家还在楼上等着我们!”张佳乐觉得自己脸更红了,挣开他的怀抱然后拉着他的手往楼上走。

孙哲平走在后面看着他红红的耳朵,嘴角弯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06

他们这一群人,很久没有这样聚在一起了,一开心起来就……喝多了。本来也就酒量不怎么好的几个人不一会儿就东倒西歪了。

最后全场还完全清醒的居然只有因为一杯倒所以一点都没敢喝的叶修和……苏沐秋。

“我居然不知道你酒量这么好。”叶修疑惑地看着苏沐秋。

苏沐秋朝着他邪魅一笑,“谁告诉你我喝的是酒?”说着就把手里那一杯液体朝着叶修递过去,叶修下意识地低头喝了一口,这是……水?

“我居然不知道你的心这么脏。”叶修严肃地看着苏沐秋。

苏沐秋继续朝着他邪魅一笑,“你不知道的还多呢。”

叶修脸色忽然冷了下来,“是啊苏沐秋大大。”

“阿修?”苏沐秋被吓了一跳,卧槽我只是开个玩笑你不要这样。

“哈哈哈哈哈哈……”叶修看着他一副紧张的样子忽然笑了出来,其实我也是开个玩笑啊。

苏沐秋扶额,有意思嘛?

“不管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叶修说着,“总之,你还在这里就好。”

“嗯,我在这里。”苏沐秋伸过手去握紧了他的手,暖意从手心一直蔓延到了两个人的心里。


07

方锐醉意朦胧地眯起眼睛看着不远处的叶修和苏沐秋,啧啧果然是闪瞎眼啊。

“看什么呢?”同样有点醉的林敬言问他。

“看你啊林敬言大大。”方锐左右看看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索性伸手环上了林敬言的脖子。

方锐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后认真地看着林敬言,“诶老林,话说那会儿你跟张佳乐都要走,韩文清就没拦着你们?”

“老韩不会的。”林敬言说。

“如果他那会儿要拦着你不让走呢?”方锐继续问道

林敬言无奈地叹了口气,“那就只好叛出王国军了?”

“哈哈哈哈看不出来老林你还挺幽默的嘛!”方锐大笑。

“一想到你那个时候一脸不高兴地走了,我就觉得很难受啊。”林敬言低下头,额头抵着方锐的额头,“所以我就想,都错过了那么多年了,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来找你,别的事情……就都不重要了。”

“你……”方锐忽然觉得鼻子有点发酸,真丢脸啊,然后就把头埋在了林敬言的肩膀上。

林敬言轻轻地拍着他的背,没有再说话,好像只要拥抱着就能感受到对方的心一样。


08

“队长队长我又被闪瞎了!”黄少天一副明显喝醉了的样子拉着喻文州的袖子不停扯,“你看看他们一对一对的怎么都这样啊借着圣诞节就可以随便对着别人放闪光灯吗简直太无耻了一定是被叶修带坏的!”

“如果少天想的话……我们也可以啊。”喻文州宠溺地笑。

“诶诶诶真的吗队长你真好嘿嘿……”黄少天说着就凑上去喻文州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然后就倒在喻文州的怀里……睡着了。

喻文州脱在外套盖在他的身上,嘴角笑意越来越深,愉悦地揉了揉他的头发,果然少天的头发揉起来就是这么舒服啊。


09

悲伤的少年乔一帆看着眼前的一切,感觉眼睛已经被闪得要有眼泪掉出来了,英杰救命!


魏琛再度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现在的年轻人啊。


陈果就干脆得多,拍桌而起,你们,都给我过来收拾桌子!!!


END

  17
评论
热度(17)

© 一个存放黑历史的地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