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存放黑历史的地方

脑洞存放地。

 

【全职高手】[架空仙妖多CP]岁月忽已晚(一)

#架空仙妖梗

#多CP,具体见标签

#是的我回来重新填这个啦(。

#稍微修了下,后面一章才会有大的改动,提前让方锐大大出个场


(一)


小镇里来了一个陌生人。

那一日恰好是开春的第一场雨,细碎的雨点打在陌生人的衣襟上,而他却毫不在意地继续冒着雨沿着青石板的小路前行——甚至还把手里的油纸伞往怀里裹了裹,生怕弄湿了一样。

因着下雨的缘故,小镇显得有些冷清,街上并没有几个人。不过陌生人似乎对这里很熟悉,左拐右拐最后停在小镇最繁华的那条街上,左右打量了很久。

第二日镇上的人们就看到那家霸图酒馆的斜对面开起了新的店面,专给人算命的,店主正是那个陌生人。

虽然小镇上人并不多,但是按理来说新店开张应该也有很多人来看热闹的,可是这一天街道却出奇的安静。午后的阳光斜洒在昨日刚刚被春雨洗刷过的街道上,空气里也弥漫着清新的味道,怎么看都是一个适宜出门的好天气,结果这条本该是最热闹的街满眼望过去却都是紧闭的门。

也并非是屋子里的人闭门不出,事实上此刻这条街上多半是空屋子——因为,几乎所有人都聚集到了对面的霸图酒馆里。



“你们说这可怎么办啊?”霸图酒馆的大厨张佳乐正焦急地在屋子里来回走着。

账房先生张新杰走过去按住了他的肩膀让他坐下来,又倒了杯茶递在他手里,示意他不要着急,“我们都还不知道对面那个是什么来头,先别自乱阵脚。”

“别管是谁总之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肯定是冲着我们来的啊先下手为强我们这么多人还怕打不过他一个人吗我现在就先过去给他个好看!”隔壁蓝雨医馆的黄少天坐不住了,一拍桌就拔腿想往外面走。

众人见怪不怪地看着他,也没有什么要起身拦着他的想法,反正,总有人不会让他出去的。于是正如他们所想的一样,果然下一刻他们家医馆的喻大夫就一把拉住了他,“少天,不要冲动。”

喻文州一说话,黄少天顿时就不闹腾了,老老实实打消了念头然后郁闷地坐到了张佳乐的旁边,跟他一样抬起茶杯来猛灌。

“老韩,你怎么看?”私塾的教书先生林敬言转头对着坐在旁边一直没开口的酒馆老板韩文清问道。

韩文清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对面,缓缓地开口:“我先过去看看,你们都在这里等着我回来。”

“小心些。”张新杰点头表示同意这个法子,但是眉宇之间还是露出了一丝担忧。

“新杰你不用这么担心啊对面那家伙好赖也算是老韩的同族吧虽然听说那些神仙都没什么好人但是哪有拿自己人下手的安心啦!”黄少天说道。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让他噤声,他才像是忽然想起什么来一样叫道:“对不起啊老韩我不是说你嘿嘿嘿你跟他们不一样的!”

韩文清摆了摆手表示他不在意,然后就推开门朝对面那间新开张的店面走过去,留下霸图酒馆里一群妖怪默默地看着他霸气的背影。

 


是的,一群妖怪。

蓝雨药堂的两位,喜欢吃坚果话又多的黄少天是只松鼠精,喻大夫据说真身是一条锦鲤。霸图酒馆的张新杰张佳乐两位分别是梨花妖和桃花妖,跟他们住在一起的教书先生林敬言则是一头黑豹。

这群人里面唯一不是妖怪的是韩文清,这位说起来来头可就大了,以前可是九重天上的天权星君,不知为何卸任给自家徒儿之后就到了凡间隐居。不过既然能与这群妖怪在这里居住了这么久,早就已经被当成了自己人。

这个小镇虽然并不大,但是所在的位置风水实在太好,位于地脉正中,灵气四溢,气候舒适之外景色也很是迷人,再加上距离附近最繁华的大城也不远,极目望去还能看到不远处繁华的建筑,是以除了游人之外,还吸引了这么一群妖怪居住在此修炼。

而此刻妖怪们遇到的最大的麻烦来自于对面那个一声不响就来到小镇里摆起了算命摊子的陌生人,这个陌生人身上庞大的仙气就算隔了老远都能嗅到,这对妖怪们来说实在不能算是什么能让人宽心的事情。

不过所幸他们还有韩文清。

 

 

叶修靠在竹椅背上惬意地打着盹,手里还拿着烟管,那把油纸伞就撑开摆在他身前的桌子上,像是昨日真的被雨淋湿了一般,伞面上的图画有些氤氲不清。

——韩文清走进去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果然是你。”韩文清语气十分肯定,像是来之前就知道是这个人一样。

“哟老韩,好久不见。”叶修睁开眼,笑嘻嘻地朝着韩文清打了个招呼,伸手指了指旁边的另一把椅子,“随便坐。”

韩文清也不客气,走过去就坐了下来,一瞬不瞬地盯着叶修看,仿佛比对面那个满身庞然仙气的还有气势。

叶修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多年不见老韩你怎么还是这个凶巴巴的样子啊?不怕吓到你那个小梨妖?”

提到张新杰,韩文清眉间神色居然真的缓和了一点,嘴角甚至还带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叶修见了又摇起头来,“刚正严明一丝不苟的天权星君如今一脸痴汉,说出去谁信?”

“你到底来干什么的?”韩文清敛起神色,严肃地看着叶修。

“刚夸完你又变成这个样子了,真没意思。”叶修抬起烟管吸了一口。

你那是夸人吗?韩文清皱了皱眉,对此刻烟雾缭绕的感觉很不满意。

叶修好像也没有什么要解释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意思,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放心,不会打扰你和那群小妖怪的。”

韩文清瞥了他那把油纸伞一眼,没有再说话。



韩文清去了不到一刻钟就回来了,众妖怪都一脸探究地看着他,看着他的神色又不知道该开口问什么,只得又全部转头看向了张新杰。

“结果如何?”张新杰不负众望地开口问道。

“是一位我在天界的故友,虽然不知道他来此的用意,但是应该不会伤害大家,你们不用担心。”韩文清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不过还是少去招惹为妙。”

 这是什么意思,所以还是有危险吗?众妖怪都垂着头思索韩文清这句话的意思,只有喻文州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是……那个人?”

韩文清显然知道他指的是哪个人,表情严肃地点了点头。叶修身上那阵仙气韩文清发觉到的时候就有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想必喻文州也是,如此一来能猜到也不奇怪。

“谁啊文州你认识的吗可是你为什么会认识一个神仙啊?”黄少天好奇地看着喻文州。

 “是天界的大太子,从前在南海的时候有缘见过一面。”喻文州缓缓地勾起一个笑容,“看来以后镇子上要热闹了。”

一旁的林敬言听到这里也一脸明白了的样子,张新杰也微微点了点头,剩下黄少天和张佳乐面面相觑。

“这位太子,究竟是个什么人物啊?”

 

 

其实三界的大部分神仙妖魔对这位大太子皆有过耳闻,因着昔年他手里一把战矛却邪战遍三界难逢敌手。除此之外,这位的恶趣味也是出了名的,这也是喻文州说以后镇子有得热闹了的原因。

按理来说身为天君之子,该是文韬武略举世无双,奈何这位太子从来不管天界正事,整日游手好闲四处玩耍,随性得很。

但要说玩耍也不完全正确,这位可算是天界第一战将,平定妖邪无数的斗神,所谓的玩耍自然是切磋斗法,且所到之处闹得不得安宁——关键是这个切磋还不分仙妖,妖界也有许多人与这位有过来往。

这事传到天君耳里,天君自然是不高兴的,但是这位照样我行我素。久而久之,天君也懒得管了。只是七百年前大太子不知为何触怒了天君,捆仙索一捆,扔进了自个儿宫里反省去了。

这一关就是五百年,众仙都道这该是彻底失去了继承天君之位的权利了,也就没多少人再去关注他,转而关注起二太子叶秋。

且在两百年前神宫禁制打开之后,这位大太子就消失在天界了。

七百年前,黄少天与张佳乐不过刚刚化形,自然也就不曾听闻过叶修的名字。

 

 

“不对啊七百年前张新杰也才刚刚化形为什么他也知道啊?”黄少天拍桌叫道。

张佳乐凉凉地看了他一眼,“我们新杰的脑子也是你能比的?”

黄少天闻言奇怪地看向张佳乐,“说得好像你比我好一样?”

 张佳乐手一抖,杯子里的凉茶泼了一地。张新杰默默地看了看他们俩一眼,完全没有想理这两个人的意思。

“既然没事就都散了吧!”张大厨瞪了黄少天一眼,把茶杯一搁,回头就往厨房走,准备今日所需的食材去了。

于是众妖怪纷纷起身告辞,蓝雨的两位回去医馆开门做生意,林敬言则表示今日要进城去购置些东西,霸图酒馆的几位自然就是收拾一番准备开业了。

 

 

到夜里打烊了,韩文清收拾着桌椅,张新杰坐在一边清点这一日的账目,闲着无聊没事干的张佳乐就开始八卦了。

“那个什么天界的太子……到底来干嘛的啊?”张佳乐坐在旁边一只手撑着脸看张新杰。

 张新杰恰好完成了手里的事情,抬头一看时辰尚早,也就跟他闲聊起来,“你昨日看到他手里那把油纸伞没?”

“看到了。“张佳乐点了点头,昨日他拉着林敬言一起躲在门背后看了半天,叶修怀里是揣了一把伞来着,”好像他还挺宝贝那伞的?“

“据我所知,此伞名唤千机,可用来聚魂。”张新杰在旁边找出一张纸,用笔蘸了墨大概给他画了一个千机伞的形状。

“你说是……那把伞里藏着一个魂魄,而他是为了修补那个魂魄而来?”张佳乐问道。

张新杰摇头,“我也只是有这么个猜测,具体的现在不能妄下定论,不过伞里有个魂魄倒是可以肯定的。”

倒是韩文清走过来补充了一句,“猜的八九不离十。伞中那魂魄说起来我也认识,当年在天界也是数一数二的战将,七百年前的一场神魔大战里被打散了一魂一魄,听说叶修这些年都在凡间寻找散落的魂魄碎片。”

“哦,一直在凡间游荡啊……怪不得没听说过有这号神仙。”张佳乐打了个呵欠,完全忽略了其实没听说过是他自身见识的原因。不过也不是每个妖都是张新杰那样学识丰富见多识广,接着他也没再追问下去,只是抬起头看了一眼窗子外面漆黑的夜空,“说起来……为什么老林还没有回来?去城里需要这么久吗?”


TBC

  47 8
评论(8)
热度(47)
  1. 星河欲转一个存放黑历史的地方 转载了此文字

© 一个存放黑历史的地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