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存放黑历史的地方

脑洞存放地。

 

【全职高手】[双鬼/轩策]春风泣血

#某一天听《上邪》的时候想到的梗

#一发完结的小短篇,古代架空

#皇子李轩X大将军吴羽策


[那一年的长安飞花漫天,我听见塞外春风泣血。]



吴羽策匆匆赶到酒楼的隔间里的时候,李轩正背对着门口看着窗外即将凋零的花树,已经温好的烈酒浓郁的味道飘散开来,仿佛还未饮就先醉了。

“阿策。”他还尚未来得及开口李轩便笑脸吟吟地转过身来,“就知道是你来了。”

“抱歉,军营里有事耽搁了。”身着戎装的吴羽策走到李轩的对面,一掀披风坐了下来。

李轩笑笑没接话,伸手拿过酒杯斟满递到了他的面前,“这酒产自塞外,味道极为浓烈,想必你会喜欢。”

眼前的这个人,就如同盏中的烈酒一般,即便入喉辛辣却也不得不高呼一声痛快。年仅弱冠便已被封为大将军的吴羽策,足以配得上国之利刃四字。少年意气,绝世无双,深深地吸引着李轩的目光为之流连。

吴羽策接过了那一杯酒,放在鼻下轻轻嗅了嗅,嘴角挽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不错。”

“那便以此酒,恭祝将军凯旋。”李轩抬起自己的那一杯一饮而尽,而后静静地看着他,“我在长安等你回来。”

“嗯。”吴羽策将酒饮下,今日赶来见李轩一面之后他便要出征,匈奴大举进攻,已经一连拿下王朝数城,纵使当今君主怯战,也不得不派出了吴羽策领军前往西北抗击匈奴,然而身为大皇子的李轩请旨随行却遭到了驳回。

如此国难当头的时刻吴羽策自然是渴望着浴血沙场大退敌军的,只是此去不知归期几何,若说没有不舍那定然是他自己也不信的。

“该走了吧?”李轩看着他皱起的眉头笑了笑,将他的手拉过来,轻轻地放了一枚玉佩上去,“见你穿着这身衣裳就知道想必大军已集结完毕随时要出发了,抱歉此次无法与你同行,这枚玉佩你且收下……若是想我了,便拿出来看看。”

方才还紧皱眉头的人脸上浮现出一抹红色,不过还是点点头,握起了手,将那枚玉佩包裹在手掌心。本该是凉的玉却因为沾染了那人的温度而透出一丝暖意,仿佛这份感情一样,一丝丝渗透到他的心里。

“我走了。”吴羽策抿了抿嘴唇,走到门口时又回头看了李轩一眼,“你还没告诉我,这酒叫什么名字?”

“春风泣血。”李轩也看着他,“听说塞外春风拂过广阔的沙漠,犹如万物悲泣。若有机会,倒想与你一起看看是何等景况。”



捷报一封接着一封传到长安,吴羽策率领的大军一路所向披靡,匈奴节节败退。此时正是一鼓作气将匈奴赶出中原领土的大好时机,吴羽策却接到了停战的圣旨。

君令不可违,仅有两座城池就是原先的边界,吴羽策却只能看着远处一眼望不到边的黄沙漫漫微微叹了口气。当今的君主怯战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只是吴羽策未曾想到居然会在这个时候下令停战派使者和谈,生生将那两座城割予匈奴。

吴羽策握紧了手里写满了劳民伤财的理由和赞颂皇帝体恤百姓不忍连年征战的圣旨,复又放开,沉默许久之后只得按照旨意班师回朝。

传来的消息说匈奴的君主愿意将两座城奉还,条件是和亲。消息传来的时候不少朝臣纷纷松了一口气,对这些朝臣甚至皇帝来说,送一个女人就能换回国土自然是乐意的,立时就开始思索着送哪位公主。

就在这时,匈奴的使者却趾高气昂地看着列在武将中的吴羽策,说出了匈奴君主的要求。朝堂上瞬时安静了下来,那位匈奴的君主居然是要刚刚立了功回朝的吴羽策前往匈奴和亲。

如此荒诞的要求,李轩顿时握紧了拳头出列,“儿臣以为不妥!大将军乃我朝之栋梁,又是男儿之身,岂可如此委身于一个战败之国的君主!”

几个老臣也纷纷出列表示此举不合礼数,然而高位上的君主却只是若有所思地看了吴羽策一眼。李轩顿时心中一凉,他太过了解皇帝了,如此怯战又昏庸的君主,怎么会去考虑是否合乎伦理和情理的问题,皇帝所想的只是他的统治应该如何留下圣名,在他看来只是牺牲一个小小的吴羽策,百姓看到的却是他的英明决断换回了国之领土。

许多人都带着同情看着吴羽策,为了王朝立下功劳却被君主狠心地当做弃子,不可谓不悲哀。

而自始至终,吴羽策都只是挺直了背脊未发一言。



和亲的事情终于还是避无可避。

“阿策,你相信我么?”李轩紧紧地握着吴羽策的手,将他拥入怀中,低头缓慢而坚定地说着,“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心中所想之事全部达成!”

“我信。”吴羽策靠在他胸前静静地看着他说道。

“只怕以后史书上不会太好看。”李轩微微皱起眉头,这是他最在意的事情。

吴羽策嗤笑一声,“你觉得我会介意?”

李轩顿时豁然开朗,自己深爱着的这个人,怎么会是在乎一个虚名的人?



开春的时候吴羽策就被披上了大红的嫁衣,坐在华丽无比的马车里,跟着长长的和亲队伍离开长安往塞外而去。

离开长安已远,马车却被截了下来,穿着匈奴服饰的人马围住了和亲的队伍。吴羽策坐在马车里听着耳畔的厮杀声,心里却十分安定。

半刻之后马车的帘子被人掀开了,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李轩走向前抱住了眼前一身红色嫁衣美艳不可方物的人,“跟我走。”



匈奴出尔反尔围困住和亲的队伍,不堪受辱的大将军吴羽策自尽身亡。

——幸存的人将这个消息带回了长安,朝堂震惊,大皇子李轩偕同其余几位皇子及朝臣数人力排众议主战,请旨即刻发兵攻打以雪此奇耻大辱。

即使君主再昏庸无道此刻也无法再驳回要求,只得派大皇子李轩带领十万大军出征匈奴。

李轩带着大军在两月内迅速将剩余城池夺回,将匈奴逐出了中原。

这一战后世留名于青史之中,说的都是李轩如何骁勇善战。只有野史里隐约提到了有一位戴着面具的副将辅佐着李轩,二人在战场之上配合堪称完美,这才如此迅速攻下了匈奴。

只是在战争结束那一日,这位神秘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那一年的深冬,大皇子李轩在匈奴一战中的旧伤爆发,太医束手无策,年纪轻轻的便在一个下着大雪的夜晚离世了。朝野为之悲戚,皇帝下旨追封镇国亲王,举国哀悼。

次年皇帝病逝,二皇子李华继位,迎娶楚氏女为后。新皇勤政爱民,数年之后,王朝进入盛世巅峰,整个中原大地欣欣向荣,万国来朝。

而在这一片的繁华之中,却有人离开了长安,朝着塞外寻着故人的踪迹一路而去。



“嫂……诶不是,吴羽策。”李迅把玩着手里的酒盏,“想不到他的酿酒技术如此之好,虽然烈了些不过很痛快啊!”

李轩得意地看了自己的三弟一眼,“你也不看是谁家的人?”

正走过来的吴羽策恰好听到了这一句话,不由得瞪了李轩一眼,把手里的酒坛子递给他,“去帮李迅装在外面的马车上,送他的。”

“这怎么好意思呢……”李迅看着那坛子酒咽了咽口水,“那就多谢嫂子……不是,吴将军……也不是,吴先生了!”

吴羽策无奈地笑了笑,什么都说出来了才改口,他都听见了好么。如今他和李轩在中原都算是死了的人了,不过好在两人也不计较这些,索性在塞外定居开了个客栈,日子倒也过得有滋有味。

两个人并肩站在门口送李迅离开,马车要前行的时候李迅却又掀开了车边的帘子,“你们还没告诉我这酒叫什么。”

吴羽策和李轩相视而笑。

“春风泣血。”



终于有一天,与你并肩看着这塞外的春风,岁月仿佛停滞不前,永远留住了这一刻的你我。



END

  66 13
评论(13)
热度(66)

© 一个存放黑历史的地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