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存放黑历史的地方

脑洞存放地。

 

【全职高手】[架空仙妖多CP]岁月忽已晚(三)

#架空仙妖梗,OOC有,CP具体看标签

#这章是之前的,稍微改了下


(三)


日子便这么一天天地过,叶修也在小镇上居住了下去,虽然并没有几个人光顾他那个所谓的算命摊子。按照韩文清的话来说,这本该是适合司命星君王杰希干的事情他跟着凑什么热闹?

不过即使没有人光顾,叶修的日子还是过得有滋有味的,最大的乐趣嘛,自然是来自蓝雨医馆的黄少天了。

且说这天刚过了晌午,喻文州有事早上便出门去了,再加上惹怒了张佳乐之后暂时去不了霸图酒馆,黄少天就跑来了叶修的店里围观,打算看看这神仙开的店是什么样子的。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大事,听韩文清说了不会伤害他们以后,近几日跑来叶修这里看热闹的小妖怪多得是。

 不过走到门口的黄少天还是吃了一惊——他们家喻大夫居然也在这里,原来他也喜欢凑热闹?黄少天忽然觉得有点不可置信。

 “殿下。”喻文州恭恭敬敬地朝叶修问了个好,那叫一个温和有礼,所谓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大概也不过如此了。

 叶修啧啧了两声,“不愧是南海水——”这时叶修抬头看了外面一眼,恰好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黄少天,便适时地收声。

 喻文州见状便也回过头去看,见到是黄少天之后嘴角弯了弯,“少天也过来请叶先生算卦?”

 “诶?文州你是过来算卦的吗原来你也信这个啊哈哈哈算的是什么呀不如说出来听听?”黄少天嘿嘿一笑。

 “说出来可就不灵了。”喻文州朝他笑笑,然后转身朝叶修说道,“我还要回去看医馆的生意,就不打扰叶先生了。”说完朝黄少天交代了两句早点回来,然后就走了。

 说出来就不灵了?还有这讲究?黄少天摸着脑袋目送他们家大夫回去,半天才想起来自己还在别人屋里,于是便转过身也有礼貌地朝着叶修行了个礼,“大太子你好我是隔壁蓝雨的黄少天你可以叫我少天嗯那个我是松鼠精这个你是神仙嘛神通广大肯定是知道的我就不多说了嗯那个你好我是想过来让你帮我算个卦的不知道你有没有空哈?”

 叶修打量了他半晌,一开口就语不惊人死不休,“原来喻文州喜欢话唠这一款?”

 “什、什么?!”黄少天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喂我告诉你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啊你再这样我就去城里衙门告你诽谤啊!”

 “你一个妖怪为何要去人界的衙门告我?”叶修奇怪地看着他。

 “咳咳咳……我觉得有必要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冰雨你才懂什么叫做不能乱讲话!”黄少天觉得第一次见到这么烦的人,翻手结印就要召出他的武器冰雨。

 叶修见状手一挥打断了他,“这么暴力?看了我有必要再考虑一下是否给喻文州的审美一个好的评价。”

 一向烦人的黄少天终于遇到了一生之中第一个想让他闭嘴的人,一向多话的黄少天感觉自己再也不想跟他说话了,一向暴力的黄少天放下了结印的手打算回去了。

 “喂,不是要算卦吗?”叶修好心地叫住了他。

 黄少天停住了脚步,鄙夷地看着他,“我现在觉得你一点都不可信。”

 “你先别走啊,我来问你……”叶修一把拽住黄少天按在椅子上,“你跟那个南海……呃,鲤鱼大夫是怎么认识的啊?”

 “什么鲤鱼大夫?那是锦鲤!锦鲤!”黄少天叫道。

 叶修皱眉,“有什么差别?”

 “差别可大了我告诉你锦鲤……”他一拍桌子准备开始他的长篇大论给叶修论证锦鲤和鲤鱼这二者的区别。

 “还不都是鱼!说重点!”叶修也拍桌,完了忽然想起来这好像是自己的桌子,转而瞪着黄少天以阻止他下一次说不定就把桌子掀了的举动。

 黄少天继续用鄙夷地看他,“鲤鱼能有文州好?那年我刚好修炼至历劫,差点没被天雷劈死,幸好文州路过救了我一命,不然我现在都不知道在哪儿当孤魂野鬼了。”

 听完这句话叶修忽然很庆幸自己没有在喝水,半天才不确定地开口问:“……你居然真的相信一只锦鲤可以从天雷底下救你,我该说你太蠢了还是太甜了?”

 “这还能有什么不相信的?”黄少天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你不知道文州医术造诣很高吗,能把我救回来有什么稀奇?喂你别妄想挑拨我们的关系啊我告诉你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这都是不可能的你不要肖想了我不会被你迷惑的!”

 “所以他就告诉你他会医术在这里开了一间医馆,然后你就来报恩了?”叶修试探地问。

 黄少天一听就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啊你什么目的我劝你不要打文州的主意啊不然我跟你拼了!”

 ……我只是通过你的智商猜测的,叶修默默地看着他。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当年被喻文州救下来的小松鼠精神志不清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是你救了我吗你真厉害一定是个医术很好的大夫吧魏老大说厉害的大夫都会开医馆给很多人治病的你是不是在附近开医馆啊你救了我我一定会报答你的不如我跟你去你的医馆里干活啊?”

喻文州没有说过一句欺骗小松鼠的话,他只是……点了点头。

所以说魏老大你到底教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给这只小松鼠啊!

 


“我们还是来算卦吧。”叶修严肃地看着黄少天,决定不要再跟他进行之前的对话。

 黄少天心想你的思维跳跃真大,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好啊,那你帮我算个姻缘吧。”

 “……”

 于是叶修装模作样地拿出几枚算筹放在桌上摆弄着,好像真的在认真地算着什么似的。实际上这只是他某次去王杰希那里做客的时候顺手拿来的罢了。

 “卦象上说……你命中注定的人就在你的身边,而且他也中意你。”说着叶修还朝着蓝雨医馆那边看了看,果然黄少天顿时就脸红了。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啊……”叶修轻声地叹了口气。

 黄少天红着脸告辞了,他觉得自己整个脸都在烧,既然神仙都这么说了……难道喻文州真的是自己命中注定的人?不对不对,难道自己真的喜欢喻文州?

 一直以来那种奇怪的感觉仿佛都在叶修的一句话之后找到的归属,仿佛是山穷水尽之后终于寻到了自己的柳暗花明,映着天边的斜阳,前路豁然开朗。

 


“南海水君,你说这次该怎么谢我?”叶修躺在竹椅上握着他的烟管,悠悠地吐了一口后说道。



自打那日从叶修那里回来以后黄少天就有点不正常。

首先,黄少天的话变少了,这几日来蓝雨医馆抓药看病的人频频感叹世界真是安静。然后喻文州在黄少天煎药煎得满头大汗的时候如往常一般递过了手绢,黄少天却闹了个大红脸丢下那一锅药直接跑了。

 不明所以的喻文州只好登门去询问叶修,结果叶修高深莫测地说了一句——

 “思春了呗。”

 喻文州愣了一会儿之后感觉这位殿下一定是在开玩笑的,于是果断选择无视了这个答案,留下叶修在原地继续高深莫测地笑。

 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喻文州充分利用了他的脑袋想了一整天,最后得出来的结论是大概少天最近心情不太好。

 喻文州是谁啊?天下地下三界之内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比他更温柔的……咳,锦鲤先生。在得出这个结论的下一刻他就去了对面的霸图酒馆,同张新杰商量了一下,决定趁着大好时光集体去踏春,顺便让黄少天散散心。

某位伟大的老神仙说过,人生就该有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众妖怪都是行动派,第二日收拾好东西就结伴往镇子后面的百花山走,连韩文清都参与了进来,还拉上了像是没睡醒的叶修。

这百花山可不是浪得虚名,此刻漫山遍野开满了各色各样的花,斑斓入眼,赏心悦目。那边张佳乐早就开心得往花丛里蹿了,这里是他的故乡,最初的时候他也不过是百花山上的一棵桃树,吸取此处的天地灵气才得以修炼成形,自然是爱级了这个地方的。

除却张佳乐以外,众人都缓慢地走在山间小路上。韩文清走在最前面,还时不时伸手扶身后的张新杰一把,嘴里念叨着当心脚下之类,看得叶修直叹息,果然有家室的人就是不一样。

黄少天最近有点不太喜欢靠近喻文州的样子,遂走在了林敬言的旁边,抱着小狐狸的林敬言低声和他说着什么,他却恹恹地看着四周的风景,好像听得不是特别认真。

落在最后的是叶修和喻文州,叶修转头看见喻文州皱起的眉头,嗤笑一声说道:“你学学人家老韩。”

“能跟他们比么?”喻文州苦笑。

“这怎么不能比了?”叶修就奇怪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那小子对你有意思,这时候你就上去表个白,一刻钟就能把人拿下好不好?不会你家跟他家有仇吧?”

喻文州无奈地看着他。

不是吧还真让我猜对了?叶修自己都吃了一惊。

 “他师父是……魏琛。”喻文州低声说道。

这下叶修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魏琛是前任的南海水君,那时候喻文州不过是南海的一个小仙,却在一次南海内部的比试当中连胜魏琛三场,而后魏琛便上报天界将水君之位交予喻文州,宣布退隐,不再过问南海之事。这事对于喻文州来说是青出于蓝的优秀战绩,对于魏琛来说可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了。

 “我觉得吧……”叶修斟酌了一下,“老魏应该不是这么顽固的人。”

喻文州轻轻地摇头,眼睛看着前面的黄少天,“但我怕他不高兴。”

叶修看着他微微叹了口气,“你再这么温柔小心人家把你当娘亲……”

 

 

走了一会儿之后寻到了一个平坦开阔的地方,张新杰便拿出了带来厚布铺在草地上,张佳乐则把准备的食物摆了出来。

 “居然还有张佳乐最拿手的烤鸡。”林敬言话音刚落,叶修就挑了最好的鸡腿,林敬言也顺手拿了一个递给他的小狐狸,其他人也纷纷效仿,顿时鸡腿就瓜分完了。

张佳乐气得跳脚大吼:“你们倒是留点给我啊!叶修!别以为我没看到你拿了两个!”

神速吃完了鸡腿的叶修指了指地上的两根骨头表示肉已经在自己的肚子里了。

 “……”张佳乐感觉自己说不出话来了。

最后还是张新杰把自己那份让给了他,惹得张佳乐连连感叹只有张新杰才是好人,虽然张新杰很想说他只是不爱吃油腻的东西,最后看着张佳乐兴高采烈的样子还是忍住了没说。

 

 

吃饱之后张新杰收拾着东西,张佳乐和林敬言自愿留下来帮忙,黄少天不知道自己跑去了哪儿,喻文州也跟着不见了。

叶修左看右看发觉好像没自己什么事,最后走到了树下面靠着树干纳凉发呆。有些微阳光透过树叶洒在他脸上,倒衬得他一副悠闲姿态。

“叶修。”韩文清走到他旁边也坐了下来,开口第一句就让叶修差点没跳起来,“那魂魄是苏沐秋吧?”

“哎哟我说你们怎么都喜欢来找我谈心?”叶修说。

 韩文清却没理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千机伞是聚魂之用,但这终究有违天地之道,他的魂魄既已散了,按照天界的惯例……”

“打住,你现在已经不是天权星君了。”叶修懒懒地看了他一眼,“小宋都没管呢。”

“…………”韩文清顿时被噎了一下,其实他也没打算管,就是提醒他两句而已,“冥王也这样让你胡闹?”苏沐秋的魂魄既已被打散,纵然是神仙也该遵循规矩入冥界轮回,叶修这样强行拘住魂魄修补的行为终究不是什么上得台面的事情。

叶修朝他笑笑说道:“李轩拦得住我?”

韩文清皱了皱眉想说什么,但是刚开口就被叶修打断了,“看你这个样子,都卸下天权星君的位子了就少操心些事吧,小宋可比你可爱多了。”

见他没开口,叶修又继续说道:“我问你,若换成你那个小梨妖,你就甘心看着他入轮回?”

 “便是轮回又何妨?”韩文清目光坚定地看着不远处的张新杰,“不管变成何种样子,我总会找到他的。”

 “啧啧,我可没你那么大的勇气。“叶修抬头看着头顶的树叶慢条斯理地说着,“浮世茫茫,轮回之后的事情谁能预料?”

 “再说了,我也没干什么有违天道的事情。在他魂魄完全消散之前我去找了大眼帮忙强行稳固了下来,如此一来只是缺了一魂一魄罢了哪有就此入轮回的道理?”叶修笑道,“对了,你光找我麻烦怎么不说说大眼呢?他干这种事情可顺溜了,看看他神宫里的那位。”

 韩文清犹豫了一会儿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们都不容易。”

“知道就好,我们又不是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不过是想保住某个人罢了。”叶修点点头,也看着在忙碌的张新杰,“惜取眼前人啊老韩。”

“不用你提醒。”韩文清站起来,不再跟他多说,走到那边帮张新杰的忙去了。

 叶修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勾起一丝笑意,心里竟然闪过一丝羡慕。



TBC

  37 5
评论(5)
热度(37)
  1. 星河欲转一个存放黑历史的地方 转载了此文字

© 一个存放黑历史的地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