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存放黑历史的地方

脑洞存放地。

 

【万花X五毒】[BG向]蛊

 @灯花百结 的生贺,顾青尘X曲芙。

这果然是文力归零的节奏,哭着,求灯花太太不嫌弃。



(一)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你们中原人是不是有句话叫做……感君千金意,惭无倾城色?”

“再往前便是白龙口,自此别后,大约再也不会相见了。”

“你的琴我留下了,我也不占你的便宜,此蛊名为凤凰,盼你一生平安顺遂。”


顾青尘从梦里惊醒的时候看到外面天已经微微泛白了,他从简陋的床上坐起来揉了揉额角,随后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思索着这个奇怪的梦。

他确实为了帮师兄寻一种草药去过西南地界,还在那里丢失了自己的琴,但同样也记得自己确实没有遇见过一个对着他说过这些话的姑娘。

也许是太累了所以自己有些魔障?顾青尘摇了摇头,伸手摸了一下胸口的地方,最近奇怪的事情委实多得有些让人费解。

前些天的一场混战里他为了救一个受伤的天策将士被狼牙军淬了毒的弓箭射中了胸口,当时他以为自己的已经没有命回来了,昏迷许久之后再醒来却只感觉胸口有一些闷,若不是看到那已经莫名结了痂的伤口,他甚至以为那破空来的一箭只是他的幻觉。

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赶出了脑子以后顾青尘掀开帘子走了出去,外间躺着许多人,都是战乱里无辜受难的百姓。安史之乱爆发之后他便随着师兄出谷了,虽然他医术算不得精通,但还是可以尽些绵薄之力,每日在这里照顾这些病人。

他看着这些人微微叹了口气,走到外面院子里准备煎药,却看到了他的师兄正和一位苗疆少女在商量着什么,见状他上去打了个招呼,“南舟师兄。”

“这位是五仙教的落袖姑娘,特意前来帮助我们。”穿着万花服饰的墨衫男子转身看到顾青尘,便向他说道,又跟少女介绍,“这是我师弟,顾青尘。”

“多谢姑娘了。”顾青尘颔首,朝那少女笑了笑。

谁知那少女顿时脸色变了变,走过来直直地盯着他的脸看。

“落袖姑娘?”顾青尘不明所以,诧异地看着她。

落袖面色严肃的地看着他问道,“顾先生身上如何会有我五仙教的圣物凤凰蛊?”

此言一出顾南舟也是一惊,“凤凰蛊?”

“不错,而且是已经生效的凤凰蛊。”落袖笃定地点点头。

“凤凰……蛊?”顾青尘喃喃地念着这三个字,忽然想起了那个奇怪的梦境,那梦中的女子似乎就是在说送给了自己一样名为凤凰蛊的东西,莫非那并非是梦境?!

“顾先生有所不知,凤凰蛊乃我五仙教圣物,以凤凰为名自然是可以……凤凰浴火,涅槃重生。”落袖继续说道,“先生身上正是被种下了此蛊,不过应是已经生效了,先生此前是否遇到死劫却安然无事?”

“是。”顾青尘回过神来,点头道,“前日被毒箭射中胸口,昏迷醒来却发现我并无大碍。”

落袖也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对了,便是此物救了先生一命。”

顾青尘震惊的同时却更加疑惑了,眉头微微皱起,“可是我身上怎么会有这凤凰蛊?”

“这我就不得而知了。”少女摇头,“但在我教内,此物皆是送给心中至为珍惜的人。”

至为珍惜?顾青尘忽然觉得头有些疼,耳边似乎响起了女子清越的笑声和走路时银饰碰撞发出的叮铃声响,好像有什么被禁锢的东西要破土而出。

“怎么了,青尘?”顾南舟伸手按住他的肩膀。

“师兄。”顾青尘定了定神看向顾南舟,“此前我并未接触过五仙教的弟子,唯一可能的应是三年前的西南之行,但我并未任何被下蛊印象……而且我的琴也失落在那里。”

顾南舟皱眉看着他,“你是说事有蹊跷?那琴是师父送你的……按理来说你应不会轻易假于他人之手,莫非与你被下蛊之事有关?”

“两位先生。”落袖出声打断了他们,“事情真相如何此刻不能妄下定论,但我可以肯定,能把此蛊下在顾先生身上,必不是恶意。”

不等他们接话,落袖又接着道,“这段日子我都会在此地,关于此事若需要帮助,可随时找我。”

“那就多谢姑娘了。”顾青尘朝她道谢。

说完落袖和顾南舟都各自去忙各自的事情了,只剩顾青尘站在院子门口,看着远处的朝霞,有一瞬间的晃神。

我都跟你说啦,我们苗疆的日出是世上最美的。

——我到底,忘记了什么?



(二)相濡以沫,相忘江湖。


曲芙走到天都镇郊外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虫笛紧紧地握在手心,琴匣她也不嫌重,用布包裹起来背在了背上。

她从感应到凤凰蛊已经失效那一日就离开了五毒,循着残留的气息一路朝中原赶来。

本以为此生不会再见,也不会再因此心里有任何波澜,但到这一刻她还是按捺不住心里的焦急,唯恐那个失去了凤凰蛊的人再遇到什么危险。

中原战乱的消息一早就传到了南疆,就连教主曲云也带上了部分弟子往中原去了。曲芙知道,她心里那个人虽不是万花杏林弟子,却也不会忍心见无辜之人受苦,此刻怕是正在某个地方帮助着流离失所的人吧。

想到这里曲芙笑了笑,果然从三年前开始这个人的所有样子都已经死死地刻在了心上。

三年之前,曲芙在五毒外围的毒潭旁边把那个中毒的万花弟子捡了回来。

“多谢姑娘,在下旁的不会,便为姑娘弹个曲子聊表谢意吧。”那个万花弟子醒来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样。

后来曲芙才知道,这个人叫做顾青尘,是万花谷商羽门下的弟子,此番前来南疆是为他师兄寻一味珍稀草药。

“其实我不太懂药理医术,不过若你得空可以来中原,我带你去跟我师兄探讨一二。”那人眼里带着笑意,蹲在一旁看着曲芙煎药。

就如同很多戏文里写的故事一样,他们因为一个人救了另外一个人而相识,然后养伤的时候一起聊很多事情,一起爬最高的山去寻找草药,一起看过日出也看过日落,相爱仿佛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也让他们忽略了这样的日子是否能长久这个问题。

曲芙的师父是个痴迷于炼蛊的老人,一直只将他们的感情看在眼里。在他们终于找到了顾青尘的师兄所要的草药那一日,老人将曲芙叫到了跟前。

“他终究是要回中原去的。”老人眼里淡淡的没有什么情绪,“在中原人眼里五仙教始终是邪门歪道,他万花谷自诩名门正派,就算他不在意,你让世人如何看待你们?”

“可师父也告诉过我苗家的女子当敢爱敢恨。”曲芙倔强地偏过头去。

老人摇了摇头没有看她,只是把一个瓶子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转身走了出去,留下了原地红了眼眶的曲芙。

“忘情蛊,你知道怎么用的。”

那不是什么开心的记忆,曲芙有些记不清了,只知道长时间的纠结之后,当顾青尘提出要先回中原将草药送给师兄那一天,曲芙把忘情蛊下在了他的茶水里。

其实她是相信顾青尘的,世俗的偏见想来根本入不得这个人的眼,只是她也不想累他受骂名。

“你们中原人是不是有句话叫做……感君千金意,惭无倾城色?”

若是喜欢,想来不必相守她也能带着这份感情继续快乐吧。

她将昏迷的顾青尘送到了白龙口的驿站,下了凤凰蛊在他的身上,拿走了他的琴,转身朝着五毒的方向走去,再未回头。

如果相忘对我们都好,那便相忘吧。



(三)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曲芙摊开了手心,白色的小瓷瓶里已经空无一物,她笑了笑,没想到这么顺利。


沿着凤凰蛊残留的气息,她很容易地在天都镇的外围找到了正在寻找止血草的顾青尘,她在旁边摘下一株,垂下眼眸敛了敛心绪递了过去。

“多谢姑娘。”熟悉而又礼貌的声音响在耳旁。

“不必。”她抬起头,看到那个人的脸时有一瞬间落泪的冲动,又狠狠地逼了回去。

顾青尘没有注意到她微红的眼眶,只是友好地笑了笑,“你也是五仙教的弟子吗?我叫顾青尘,是万花弟子。”

“是,我叫曲芙,我帮先生采药吧。”曲芙看着他的眼睛,听到曲芙二字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异样,于是心下叹息,果然全部都忘记了。

趁着他采药的时候,曲芙把蛊虫下在了他的身上。

“曲芙姑娘,今天真是多谢你了。”顾青尘跟她道别,视线却忽然落在了她的背后,“姑娘背后这是?”

“故人之物。”曲芙平静地看着他,眼里却有些惊慌。

“曲芙姑娘?”顾青尘有点疑惑,其实他只是想问问她一个姑娘家背这么重的东西累不累要不要帮忙,“抱歉是我唐突了,我先回去了,姑娘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可前往天都镇寻我。”

“嗯。”曲芙点点头,手指有点紧张地搅在一起。

等顾青尘走远了她才舒了口气,她怕顾青尘要看她背后的东西,虽然他忘了自己,但那琴匣里的琴肯定是认识的,最好还是不让他看到的好。


她又给顾青尘下蛊了,这是第三次,蛊的名字叫做生死。

曲芙曾经问过她的师父,为何要为此蛊取名生死,那个老人却只是念了一句中原人的诗给她听,“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大概便是不管生死都要去喜欢一个人的心情吧。



(四)宜言饮酒,与子偕老。


“青尘!”顾南舟眼睁睁地看着那狼牙兵一刀砍在了顾青尘的后背,急忙一个玉石俱焚朝那边招呼去,击毙了那个狼牙兵。

后背被刀划过的地方有一瞬间痛觉而又消失了,顾青尘下意识伸手一摸,摊开手心却发现半点血迹都没有。

“师兄……这?”顾青尘愣了愣。

顾南舟也疑惑地看着他后背衣裳都裂开了却没有伤口,“难道又是凤凰蛊?”

“不是,凤凰蛊非生死关头不会起效。”一旁的落袖开口,神色凝重地看着顾青尘,“这应是生死蛊。”

“何为生死蛊?”顾青尘问道。

落袖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你身上的一切伤痛,施蛊之人皆代你受过。”

“什么?!”这么说,此时此刻,有一个人在为他代替所有的伤害?那一刀虽然砍得不深,但有人在代自己受过的感觉让他心像是狠狠地被揪了一把。

落袖若有所思地看着他,“顾先生,可否让我为你彻底检查一遍?”


“忘情蛊?”

“不错。”落袖点头,“先生身上有被下过此蛊的迹象。”

顾青尘蹙起了眉头,“可有解法?”

“也不是没有,只是风险有些大,我怕于先生身体有损。”落袖说道,“先生身上的生死蛊应是近日内才被人下在身上的,最近先生可有接触过我教弟子?”

顾青尘忽然想起来,前日在天都镇外采止血草的时候,似乎……那位曲芙姑娘便是五毒弟子?

想到这里他觉得脑海里似乎闪过了什么画面一般——

“你的琴我留下了,我也不占你的便宜,此蛊名为凤凰,盼你一生平安顺遂。”

他这才发觉,那个梦境里的声音,似乎正和那日曲芙的声音相差无几。

“请帮我解开忘情蛊吧。”顾青尘看着落袖,眼神坚定。


“曲芙姑娘。”顾青尘站在门口,看着那个正在忙着给受伤的百姓煎药的人。

“顾、顾先生。”曲芙似乎很诧异他会出现在这里,眼神有些不自然。

顾青尘看着她,直直地走过去,“我可以看看那日姑娘身后所背的东西么?”

“亡夫之物,没什么可看的。”已经冷静下来的曲芙低下头,淡淡地说道。

“亡夫?”顾青尘嘴角扬起一个笑容,缓慢地走到她面前,顾不上她惊异的眼神,一把将她的手握住,“可是我不是好好地在这儿么?”

“你?!”曲芙睁大眼睛看着他。

顾青尘将她抱进怀中,“对不起,我不该忘了你。”

“不是的……是我自己喂你的忘情蛊。”曲芙拼命摇头。

“以后我再不会丢下你。”顾青尘低声在她耳边说着。

曲芙站在树下红了眼眶看着他,感觉从前那些事情都从眼前呼啸而过,安静地只听到这个人的声音。

“你曾说想尝一尝中原的美酒是何种味道,现在我邀你一同去饮酒,你可愿意?”


END

  4 1
评论(1)
热度(4)

© 一个存放黑历史的地方 | Powered by LOFTER